Goodoldhumpy

电视风波16【吉姆/汉弗莱】【英剧Xcover】

fpljcl:

吉姆今天这么煞费苦心地讨好汉弗莱,除了弥补他之前的过错(我们很难称之为过错)之外,还有另外一个目的。他今晚想和他一起去拜访前首相科林格里奇。现在前首相一家都在乡下,老查理被从疗养院里接了出来,亨利似乎想用剩下的时间弥补他以前对哥哥的忽视。汉弗莱一直都不怎么喜欢老亨利,当然不是说他不好调教,而是他总是听党派的话,弄的他很难开展工作。


果然,下午晚些时候当吉姆同汉弗莱说这件事的时候,汉弗莱坚决地否定了。


“不行,首相,不是现在。”


“为什么?难道你还没有看出现在危机四伏么?你想想当初厄克特是怎么把老亨利赶下台的,现在他在用同样的招数对付我。”


“对付我们,首相。”


“亨利是连任了3届的首相,当然他没有善终,但是他是个老政客,他会给我们好的建议。”


“我说了,不是现在。难道你看不出来么,你身边也好,我身边也好,到处都是眼线。我们今天晚上刚见过他,明天头条就会是【两任首相见面,吉姆岌岌可危】。”


“你是说……哦,他们会拿把我当做首相椅子坐不稳的人。哦,天呐。”吉姆捂住嘴巴,他真的没想到这些,


汉弗莱看到他这么手足无措的表情,多日来阴郁的心情总算好了些“吉姆,我们为什么不在周末的时候,和他们一起去乡下度假呢?”


“乡下度假,哦,汉弗莱,你这主意真是太好了,可是咱们能去哪儿?”


“我们家族在英格兰北部的一个村子里有一处小居所,既安静又保密,我想那是个不错的去处。”


“哦,汉弗莱,没有你我都不知道该怎么办。”吉姆伸出手握住汉弗莱的手,放到唇边亲了亲。当然,周末当吉姆看到汉弗莱口中的那一处小居所时,可能会怀疑今天汉弗莱拒绝他的真实动机。


让我们回到两天前,也就是两人关系相当紧张的那一天,Bertie为了安慰汉弗莱,提议周末去汤姆叔叔的宾克利宅(Brinkley Court)住上两天,Tom Travers是汉弗莱的的另一个表兄弟,他们关系一般,但是这段时间他们全家都去希腊度假了,现在宾克利宅正好空着。汉弗莱十分怀念Anatole(那位做菜特别好吃的外国大厨)的手艺。汉弗莱答应了Bertie周末一起去乡下。而今天晚上,他要和Bertie一起去看皇家莎士比亚剧团新出的麦克白。这可是个大热的剧,门票在开售后的三个小时就被一抢而空,现在是一票难求。他也是走了点关系才定到好位置。


当然,吉姆并不知道这些事,他现在正期待着周末和前首相亨利.科林格里奇的会面。


 


在汉弗莱找阿诺德商量公务员加薪问题的时候,吉姆私底下找了蒂姆.斯坦普尔,厄克特的左膀右臂,一个野心勃勃的小人。吉姆讨厌厄克特,却看不起斯坦普尔。不过,这件事上,斯坦普尔有他的作用。


斯坦普尔从没有想过首相会绕开厄克特直接找他,这是他第一次来10号。10号和12号完全不一样,更严肃,更戒备森严。看看墙上的历届首相像,科林格里奇的照片已经被挂了上去,下一张就是哈克,只是不知道他会被谁用什么手段挂上去。不过他猜想那个人应该不可能是厄克特了。他现在正在走下坡路,不仅是他,就连12号门口的警卫都能看出来。媒体已经彻底站在哈克那边,或许不是全部,但是至少不在厄克特这边。


吉姆在办公室接待了他,斯坦普尔紧张地用手指抠着西装裤。吉姆为他倒了一杯雪莉酒。“蒂姆,你对党内的现状有什么看法吗?”


“那些爱惹麻烦的人总算知道低调些了。”


“那真是不错的消息,还有别的吗?或者,换个问题,你觉得咱们党内现状团结吗?”


“哦,”斯坦普尔明白他在说什么“这个,党内多多少少总会有矛盾,即使在竞选期间,还有互相拆台的呢。”


“你作为一名高级党鞭,发现什么了吗?”


“这个……”斯坦普尔有些动摇,照现在的形势看,哈克的赢面很大,但他还不敢公然站出来反对厄克特,那个老狐狸什么手段都使的出来。


吉姆有些不耐烦了,看来他有些低估了斯坦普尔对厄克特的忠诚,看来他还得再加加码“看来还是等级太低了,接触不到那些是吗?”


斯坦普尔的后背惊出了一层冷汗,哈克是在许诺他一个更高的职位吗?或者是在威胁他?“首相,我或许不太明白您想问什么。能不能把问题说的更明白一些?”


“斯坦普尔,我一直觉得你是个很能干的年轻人,不过有的时候,可能被眼前的小恩小惠蒙蔽了了眼睛,那么,我不妨直说,我想给自己换个更可靠的党鞭长,现在只是在物色人选。”


直到现在,斯坦普尔眼中的首相才不是吉姆.哈克这个人,而是绝对的权力。没错,厄克特会使手段,他也许能决定一部分人的生杀大权,通过不那么摆得上台面的手段。但是,眼前的这个人,他掌握着所有人的生杀大权,他不用使用任何不体面的手段就可以罢免,提拔任何人。现在,斯坦普尔看到眼前有两条路,一条是站在哈克这边,他马上会得到一次升职,厄克特可能会杀了他,但是得等到他当上了首相;一条是站在厄克特那边,他马上就可能卷铺盖走人,下一次走进唐宁街只能以游客的身份。两条路的利弊太明显了,他不认为他对厄克特持有绝对忠诚的义务。


“是的,首相,我或许,有那么一些小料您会感兴趣。”


吉姆脸上摆开个微笑“很好,蒂姆,看上去你有些可靠了。”


蒂姆给他提供的信息很有用,关于厄克特和一个女记者的亲密的私人关系。“那些泄密,虽然没有证据,但的确是厄克特授意的。”


“蒂姆,我们不说没有证据的事。”


“当然,那么有一卷录音带,上面的内容可能会作为其他一些事的证据。”


“很好,录音带,那么我假设你有那卷录音带,并且厄克特不知道这件事。”


“是的,首相。”


“很好,那么我什么时候能得到那卷录音带,蒂姆?”


“下午,我想。”


“好的,那么这件事,算是个男人间的秘密。”


“是的,首相。”


吉姆在下午果真拿到了那卷录音带,他关着门命令伯纳德,无论是谁来都得打电话通知他。他一个人听起录音带,前面有一部分是厄克特和那个女人在聊天,显然那个女人爱他,因为后面他们的声音就暧昧18禁了。可是后面,风声很大,他们似乎是在一个开阔地,厄克特低沉着声音说道“你怎么来了?来安慰我么?”“我很抱歉,弗兰西斯。”“不,你不需要抱歉,哈克已经赢了,我输了。”“不,弗兰西斯,你会赢的。你会像整垮科林格里奇那样整垮他的。”“你说什么?”明显,他的声音已经充满了惊恐。“查尔斯是你陷害的,是不是。”“马蒂,你没有证据。”“弗兰西斯,你的秘密在我这儿是安全的。”[显然不——吉姆]“马蒂,你太聪明了,让我忍不住的着迷。”然后又是风声,还有一阵惊呼,和一声巨大的“碰”。


那个女记者死了,所有人都说是意外,没想到这才是真相。吉姆叹口气,这些事不能见报,党派会被他毁掉,但是,他拿到了给亨利的见面礼。



评论

热度(10)

  1. Goodoldhumpyfpljcl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