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odoldhumpy

钥匙风波 Jim/Humphrey

路过:

钥匙风波  Jim/Humphrey  


 


OOC, 为了强行狗血傻白甜,双方都单(离)身(婚)


自诩道德真空实则脆弱的内阁秘书。而首相,首相眼里大概只有他的政治抱负。


———


Sir Frank的内心是崩溃的。在刚开始首相暗示的时候,自己是有那么一瞬间吃惊的,之后就看见了Humphrey探进来的脑袋。 尴尬的听着接下来的对话,财政部常任秘书才不会相信之前首相说的要给自己加权呢。


 


而Humphrey并不知道同僚的小心思,刚才在门口面对Bernard的时候他简直不相信自己的耳朵。什么时候Jim是自己需要先电话通报才能面见的了?而Bernard一副要哭出来的样子更是让自己控制不住脾气。一定是Dorothy! 除了她还有谁能给首相出这种主意,到底为什么Arnold给自己还留下了这么个拦路虎!


“首相到底和谁在一起?!”,听完对方不是政治顾问之后,Humphrey舒了一口气,调整了一下带着一贯的微笑推开了会议室的门。


然而,居然,首相让自己“leave”,在同样是head of civil service的Frank面前。Humphrey觉得既丢脸又受伤,后知后觉又是一阵恐慌。这恐慌在听到连Bernard都拒绝见自己之后变成了愤怒,啪得挂了电话他就冲去了首相办公室。


再一次,Humphrey被拦住了,被私人秘书还有政治顾问。


Humphrey很想骂醒Bernard,你这个胳膊肘向外拐的糊涂鬼,但是他不想在Dorothy面前失态。有那么一瞬Humphrey仿佛听见了紧闭的门内传来轻微的响声,可是不管是自己帮着坐上高位的首相, 还是自己明里暗里提携帮过好几次的私人秘书,这一次都和自己的敌人站在了一起。


 


首相授意连过道铁门的钥匙都换掉了,Humphrey已经不愤怒了,他只是疑惑,首相为什么要这么做,就因为自己想挤兑Dorothy就用这种方法以牙还牙?还有公务员的人事权问题,Frank和自己本质有什么区别呢,何况Frank还是属于别家大臣的。


 


Humphrey又想,其实并不用着急,首相过不了几天就会要求见自己。上个月,首相还坐在那间现在自己已经无权擅闯的门内,天真的想利用卫生大臣抗衡财政部,结果反被威胁不得不向自己求助。没有了自己坐镇,由着Dorothy瞎指挥,两个政客很快就会搞出大纰漏来,到时候还是要求助自己收场。这样安慰自己的内阁秘书随手翻开一旁的公文想冷静一下,可是,他看不进去。那些曾经是自己最擅长的”优美的文字游戏“眼下变成了令人恼火的胡言乱语。Humphrey看了下时间,还有大半个钟头下班,也许应该挨到下班后通过窗户爬进首相办公室,首相一般都会留晚一点...Humphrey被这个想法吓到了,自己风度优雅了大半个公务员职业生涯,是怎么想到如此..不体面的行为的。一直纠结到下班的内阁秘书决定暂时再忍耐一会,先想办法找Bernard喝个咖啡。


 


首相没法强见,私人秘书还是能够找到的。


看着面前战战兢兢又要强装一身正气的Bernard,Humphrey哭笑不得,“我不是来找你要钥匙的.”


Bernard显然没想到老上司的态度是这样,他提着的心有所松懈,疑问,“您是想问今天…那件事之后首相的动向?”


“嗯,算是吧。”


“送走Sir Frank之后,Wainwright女士就来找首相,一直待到下班。”


 “是关于什么?”


 “关于一些.....“待着手行动的旧想法”,抱歉,Sir Humphrey, 我不能再多说了.”


Humphrey看着私人秘书告辞的背影在心里呵呵一笑,才把自己挤兑出首相的视听圈这就迫不及待了。


Humphrey没想到的是,和Bernard告别回办公室拿东西的时候就在自己办公室门口遇见了首相。


“Prime Minister….”


“Ah, Humphrey, 我....就随便走走…就看到走道上有扇门,就…推门走到了这里..”


“整个NO.10,和周边,都等同于首相的, 您想走哪里都可以。”Humphrey故意无视于这耳熟的借口和首相欲言又止的神色,“如果您不介意,已经是下班时间,我该回去了。”


 


----


一天两天三天,内阁办公室异常的平静。哪管咖啡厅餐厅会客厅关于内阁秘书失权的流言已经满天飞,Humphrey 充耳不闻,他一个往NO.10的电话都没有再拨过,有文书工作也是让人代行送去首相办公室。直到周例会上碰面。现场已经被首相挑起的“公务员问责制试点计划”搅沸腾了。Humphrey倒是对这个换汤不换药的想法一点不陌生,对首相毫无预兆爆个大计划的作风也习以为常,倒是在坐各位”被驯服“的大臣们被吓得不轻,而让首相惊异的是自己的政客同僚们竟然并不赞成自己变相约束公务员的计划。


这事并没有就此为止,当晚Humphrey就接连见到了自己的好几位旧“友”,卫生部常任秘书更是怒气冲冲的形容首相已经是“挑起了‘民’怨”。接下来的几天,每逢首相有事需要会见某个大臣的时候,好巧不巧都会有一通病假的电话打来。


 


终于在钥匙风波开始的一周后,Humphrey接到了NO.10的电话。挂了电话,Humphrey去了首相办公室。Jim看起来很糟糕,一副焦头烂额的样子,“Humphrey, 怎么会这样!”


“恕我问一句,怎么会哪样?”


“你知道我在说什么,我的大臣都不支持我却去支持公务员们!”


“您忘了么,我也是公务员.”Humphrey不得不再次在心里为相处了不少日子的首相叹口气。


“为什么你什么都不做?”


Humphrey仿佛被这句话触及了痛处,“我要做什么?PrimeMinister,您难道不是一直觉得我插手太多么。”


“我以为你还会表面说着站在我这边,然后实质上带领公务员给我使绊子,尤其是在…之后….”Jim抬起头,露出了以往一犯错就会出现的神态,”Humphrey,现在怎么办,help..”


“PrimeMinister, ”Humphrey强压着情绪,““请容许我先问一个问题,为什么您一定要收走我的钥匙?Dorothy,和她的办公室在哪里就那么重要?”


“并不是,是因为,有时候,你让我觉得,你太爱权力了。”


“太爱权力了?”哪个常任秘书内阁秘书不爱权力,就因为这样的理由?


 “Dorothy让我感觉到,也许我能做到,能完成我想做的事情..如果你的…权力能…被收敛一点….”


 “所以您一直把我视为敌人。”


 “不不,Humphrey!”


Humphrey看着面前的首相一瞬间无言,每次只有碰壁了惹麻烦了Jim才会看到自己,其余时候只嫌自己权力过大碍手碍脚,却不知道自己阻拦对方的同时才是真正让他的位置坐的更稳当。某种意义上的,真正的站在这一边。


回到办公室,Humphrey决定处理完手头的事情就学大臣们请假。








——


Jim怎么会让Humphrey就这么请假呢。NO.10的来电响了又响,首相找各种理由让Humphrey去办公室都被告知内阁秘书此刻不在。直到半夜Humphrey被床头的铃声惊醒。


“Prime Minister, 出了什么事情?”Humphrey半睁着酸涩的眼睛心想,就算是首相告诉他办公室失火了自己也不回去。


“Humphrey,你不回来我就天天这个时间打电话。”


“。。。。。”


“你敢挂电话我就亲自去敲门.”


“Prime Minister! ”Humphrey不指望在这个时间地点状态下和首相能有什么理智的谈话,“就休息一天,请您就批准我一天假,后天我就去办公室.


“可以。”临挂电话,Jim又补充了一句“说话算话。”


 


 第二天下午,Humphrey被首相的司机敲开了门,对方递来两个熟悉的盒子, “Sir Humphrey, 首相特别交待有紧急需要处理的事项在这里,请您务必看完。”Humphrey洗完手打开盒子呆立当场,一个盒子里是几把钥匙,另一个盒子里放着两张剧院票。内阁秘书的心情此刻有如煮沸了的水,带着烫人的温度扑出来,没人敢收拾。


不知道过去了多久,又有人敲门。这次站在外面的是首相本人。


“Prime Minister, 你....司机他….”


“我单独搭车来的,首相偶尔也可以请一天假的.”


Humphrey不知道该说些什么,他转身拿了两个杯子,”Sherry?”


“正好正好,”Jim 边说边脱下围巾放在一边。“说起来这是我第一次走进来,以前只有送你回来过几次.”


“嗯。”


两个在各种大大小小议案上都可以你来我往说个不停的人,此刻都默契的变得不善言辞起来, 只有Jim在一口一口的喝酒,很快就空了杯子。


最后,在这种时刻,有勇气打破僵局的往往是政客而不是公务员。


“Humphrey, 我把所有的备用钥匙都给你了。”我需要你。


Humphrey觉得眼睛又开始发酸了,“您只是需要我帮你处理麻烦。一旦,没有需要了,就收走钥匙。When ,and ‘if’.”


还记得第一次见到作为minister的Jim的时候也是在喝酒,自己一开始就被眼前那人的人畜无害的笑容骗了. 嘴上一直说着那套道德真空的理论,行动上却越来越为对方的实际利益考。而Jim, 关键时刻放在第一位的反正都不会是自己。


“Prime Minister, 钥匙既然收走了就不要再还回来了,开了先例不如就继续下去吧。””剧院的票也是,我们本不是同路人,也不敢让您委屈自己不情不愿去看‘轴心国文化’.”


Jim不接话也不生气,就一杯一杯的自己倒酒喝.


 


 过了一会,Jim开口了,”那一次,意大利…恐怖组织的武器渠道,回到家,我也是这样一杯一杯的喝酒,那是我挫败了那么多次中最心痛的一次。Humphrey...我不是故意收走钥匙的,我想做点什么..”


“所以,不是我迷恋权力,是您,为了自己作为首相的权威,不惜…伤害..别人.”


“对不起,Humphrey...别真的不管我.”


 看着Jim泛着水光的大眼睛,Humphrey又忍不住的心软,想起来Jim也有过重视自己的时候,苏格兰海岛那么大的丑闻也帮了自己。想着这些那些,一时间心里五味杂陈不知道拿对面的人怎么办才好.


而Jim,他又怎么会不记得过往,曾经衣着一丝不苟带着高傲微笑的常任秘书,看见自己受挫时候的笑容让人又恨又忍不住心动。都怪自己,被政治顾问说了几句就犯糊涂。其实在冷静下来之后他就后悔了,下班时候他还特意去了Humphrey门口。都怪Bernard执行的太好。


Jim觉得自己大概是醉了,并且哭了。他紧紧抱住Humphrey不肯放手,最后在沙发上睡着了。


醒来的时候Humphrey还陪在旁边,Jim看着已经换上睡衣的Humphrey, “我们是不是错过了看剧的时间?”


“已经是散场的时间了。”


“那…我可以留宿一晚么?说好的明天要去办公室,我监督你.”


“Jim!  "


----- 


Dorothy 和 Bernard反正是绝没有想到钥匙风波会进行到这一步的.




 



评论

热度(25)

  1. 养生Punker路过 转载了此文字
  2. Goodoldhumpy路过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