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odoldhumpy

盛宴 Jim/Humphrey 01

路过:



最近看了一个太太写的汉弗莱和伯纳德的相爱相杀,实在太精彩了。于是摒弃傻白甜,也写一回吉姆和汉弗莱的相爱相杀。




时间线是钥匙风波后。新首相政治手段层出不穷,汉弗莱没法阻止他。后来发生首相被刺杀事件,内阁秘书引咎辞职。计划中是这么写实际待定......






----------------


盛宴  (01)






汉弗莱不是没有后悔过,当初和阿诺德在餐桌上随口的几句玩笑竟然使得自己和同僚陷入到这个境地,可是往往,最具毁灭性的后果都来自当事人不经意的一个想法一个决定。昨晚和阿诺德晚餐的时候自己忍不住表现出了后悔,作为曾经帝国可以说是最有权势的人,前任内阁秘书只是叹了口气,第一次没有给出任何建议。一年前和对方的谈话还历历在目,易操控的,非干涉主义的,懂得将国家交给擅长的人打理的。额,对了,当时坐在一起的还有伯纳德,那句圣诞快乐还在耳边。如今,私人秘书任然战战兢兢地辅佐着首相—--作为寥寥无几的剩下的自己人之一。汉弗莱想得出神,盘子里的瓜果却一口未动,阿诺德见到他的样子,终究是忍不住想安慰几句,


“当面对无法更改的事情的时候,后悔只会徒增烦恼。汉弗莱,你在担忧什么呢,退休之后一切都不会变,那些于己无关的事情早点撇清了吧。”


现任内阁秘书看着阿诺德,高不可攀的位置已经坐上了,自己和对方最无法逾越也是最根本的差别大概就是在这里,自己没法真正道德真空到将这一切形容为“与己无关”。至少,每天早上踏进十号的大门,他都是提心吊胆,他再也不能像以前一样,掌握吉姆的电话,行踪,他的想法,计划,连首相所在意的是什么自己都弄不明白了。










第一个开刀是谁呢,树大招风的财政部。当初建议首相将彼得索恩放进财政部只是权宜之计,汉弗莱没想到的是,首相却是真的用心在财政部埋了一颗定时炸弹。一个一意孤行的医生,一个处心积虑的政客。其实刚开始弗兰克找上门来时,汉弗莱还是那副好心态,虽然凿实因为对方的直白怔住了那么一会。


弗兰克递过来的是菲利普-贝伦森银行的历年审计报告,早在几年前就被盯上的虚假交易和掩饰亏空,一个个数字触目惊心。


“弗兰克,你是说这份报告已经被通过某些渠道泻露给首相了?”


“恐怕是的。更可怕的在于…在于我也…或重或轻的卷入其中..”


“多重多轻?”


财政部内阁秘书紧锁着眉头,半晌说出了一句,” 当初压下这些报告的就是我,至于’交换’细节,就不用细说了吧。“


看来这一次的危机是非得协作不可了,汉弗莱关上报告,告诉了弗兰克前几天和戴斯蒙德见面的谈话,关于巴特莱银行的那些滚雪球一般的贷款数字。


”看来这次金融城的火是必定要烧起来了。“


”关键在于下一任英格兰银行的董事人选。“弗兰克看着汉弗莱,眼中带着一点希望。


”那么财相的推荐名单?“


”财相我一向可以掌控,人选如你所愿,汉弗莱,关键不在于财相,在于你的首相。“


汉弗莱笑笑,”这个你也不用担心。只是,由你,或者财相出面直接举荐戴斯蒙德比较好。你知道的,如果是我表现出参合其中,首相不会那么容易’屈服’。”






事情发展的超乎寻常的顺利,戴斯蒙德半个月后就成了英格兰银行董事并且或明或暗给巴特莱银行进行资金调拨。至于弗兰克心上悬着的菲利普-贝伦森的审计报告,新上任的董事也和他面对面的沟通了一次,表示某些不该存在的文件已经不用费心了。




不知道为何,汉弗莱心里总是有隐约的不安,也许是首相这一次难得的好说话,也许是新董事实在是太糊涂了让他无法放心。直到,某一天首相支走伯纳德之后,将厚厚一叠报告放在了他面前。


最上面的一份是他曾经在弗兰克那看见过的菲利普-贝伦森银行审计报告。汉弗莱心里一阵狂跳,本该消失的文件由首相亲自拿出来已经很能说明问题了,然而等他翻到下面一份时,内阁秘书拼命控制自己才没有表现出手抖来。下面一份几十页都是来自巴特莱银行,其中绝大部分正是那些自己曾经和戴斯蒙德坐在餐桌前讨论过的内容。


“汉弗莱,你想先谈一谈第一份还是第二份?”


内阁秘书脸色惨白,过了好一会才说道,“ 戴斯蒙德是你亲自任命,上位没多久的新董事,如果这个时候爆出什么负面消息,公众会质疑您的..政府的能力。”


首相看看他,走近抽走了关于巴特莱的资料,”你在怕什么?我从没想公开这一份。“


汉弗莱一时又疑惑了,”我以为...难道你不是想….“


首相向他笑了,”我是很想整治一下金融街的丑闻,但是不是现在。戴斯蒙德虽然过去不大光彩,倒是个很容易’合作’的对象,所以他和他那些巴特莱银行的历史可以一笔勾销。”


合作?汉弗莱一下子明白了,他抬头仿佛不认识一样看着旁边的人。首相胸有成足地看着他,这种表情似曾相识,是在吉姆还是个大臣的时候,用拿破仑奖威胁前任首相的政治顾问的时候他就是这样的表情,带着一丝得意却又笑的无辜。


接下来,首相拿出了第三份文件示意他打开。汉弗莱半天不敢接手,这一切还没结束,这最后一份才是首相真正想给自己看的。


第三份报告来自独立调查小组。汉弗莱还没来得及想首相何时组织了这样一场调查,他被内容震惊的说不出话来。这是一份关于菲利普-贝伦森银行涉案人员如何在得知调查小组即将展开调查后试图销毁相关文件的报告,财政部常任秘书的名字赫然在目。


首相的声音传入耳中,“ 这多亏你之前让我将彼得调入财政部,没有他,我也拿不到那么有意义的审计报告。”


”弗兰克如果不试图销毁,爆出来只是个财务丑闻,现在,妨碍司法公正的罪名可是不那么容易洗脱的。”


“首相,是不是非要做的这么…赶尽杀绝…” 汉弗莱艰难的开口。“两个月前你还想将人事权归于他…”


“那只是说说而已,我可从没想过真的将你的’职责’分给别人。“


”钥匙也是,人事权也是,包括巴特莱银行的那些材料我也会抹掉。汉弗莱,只要你,真正站在我这一边。“






汉弗莱发现从那一刻开始,自己曾经的巧舌如簧已经彻底沦为了哑巴。弗兰克最后并没有落得牢狱之灾,只是成为了新任财相—-----彼得索恩手中牢牢握住的棋子,也是,首相手中一枚好用的棋子。有一次,在下班后的俱乐部他遇见过弗兰克,对方紧紧盯着自己质问内阁秘书本人是不是早就站在了首相这边,


“是你将戴斯蒙德这个’诱饵’推给曾经的财相和我,好让调查小组坐实’试图销毁’的证据。“


内阁秘书只有沉默。








——-


第一章光顾着写斗争了没看出来相爱o(╯□╰)o





评论

热度(16)

  1. Goodoldhumpy路过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