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odoldhumpy

(Jim / Humphrey) My Lord , my Master - 98

街角的野良貓:

§ 標題暫定




§ 時間線為死亡名單 (S02E03) / 兩害相權(S02E05) / 機會均等(S03E01) / 


操守問題(S03E04) / 黨派之戲 (聖誕特輯)












98






幾乎是黨鞭前腳一走,Hacker就如瞬間乾癟下去的氣球一般攤在椅子裡。


送人出去的Humphrey轉身見狀,唇角一直掛著的應酬笑意頓時變得真誠了幾分。接著他告訴門外的私人秘書如非必要,否則在接下來的半小時時間內,他不希望與現任DAA大臣的重要談話受到打擾。


囑咐過下屬後,內閣秘書關上門,從靠牆設置的酒桌拿起半滿的玻璃酒瓶,摘掉材質同為玻璃的酒瓶塞倒了兩杯雪莉酒。


「大臣。」


「謝了。」男人咕噥一句,然後坐直身體接過酒杯一口喝盡,抬手抹了把臉。


「大臣…?」Humphrey佯裝不解地望向對方遞向自己的空酒杯。


「哦得了,你明明知道我是什麼意思,寶貝兒。」Hacker嘆著氣說,眼睛不住的往伴侶手裡沒動過的酒杯那裡瞟,「好啦,就再一杯嘛,嗯?」


「請原諒我恕難從命,大臣。要知道我請您過來可是為了就首相候選人一事達成共識的,怎麼能反倒讓您最後一身酒氣的回去?」眼見對方隨著自己話語又垮下臉的神情,Humphrey話鋒一轉,唇畔那抹貓似的狡黠笑意更深,「不過,折衷的辦法也不是沒有…Shall we?」


Hacker下意識點頭,接著他就看見他的貓抿了一口酒後擱下杯子,彎腰捧起自己臉頰湊了過來,讓彼此的嘴唇相貼。


在嚐到唇齒間流淌過的香醇酒液後,被伴侶這般舉動給取悅了的男人情緒又高昂起來,一把就摟過他的腰按在腿上不說,甚至還將手伸進對方熨燙平整的西裝褲裡頭,弄皺了襯衫。


忙於和飼主接吻的內閣秘書動了一下身體,意圖擺脫對方那隻在自己敏感腰窩上撫弄的手掌;但意猶未盡的Hacker可不打算那麼簡單就放過他,攬在對方腰上的手臂力道又加重幾分,直到Humphrey推了推他的胸膛,Hacker終於才肯鬆開他略顯紅腫的嘴唇,用拇指抹去沾染其上的唾液。


「…感覺好些了?」Humphrey嗓音低啞地問。


Hacker輕哼一聲,未置可否,「你該早點告訴我的,Humpy。」


「可以的話,我也很想這麼做的,大臣。」對方微曲起指節撥弄了一下Hacker鬢邊的幾縷髮絲,語調半是無奈半是溫柔地說。


「什麼意思?」


「您應當也不想留下什麼足以讓黨鞭制肘您的把柄吧?」


這倒是…想起剛才黨鞭那雙彷彿能看透自己在想些什麼的銳利眼睛,Hacker很快就接受了Humphrey的解釋,也沒去在意對方又一次知情不報的事情了。


當然啦,考慮到這場競選最終獲益最大的仍是他,事實上也沒什麼好介意的—前提是他得自己設法用剛才看過的資料去說服另外兩個作風強硬的同僚才行。


思及此,Hacker眉頭又皺了起來,滿臉面對苦差事時通常會有的不情願。


「唉,這事真的非做不可嗎?」


「我恐怕是的,大臣。」


仍側坐在他膝上的Humphrey輕撫了撫他的大臣眉眼予以安慰,嘴裡卻說著與他的溫柔舉動截然相反的話語,「但仔細想想,這對您而言未嘗不是件好事不是嗎?」


Hacker不明究理,「這哪裡算是好事了?你又不是沒看到Duncan那天晚上來家裡作客時的那個態度—」


Humphrey這次用一個親吻止住對方的未竟之言;兩人又吻了好一會兒才分開。


「你知道嗎,我倒認為你何不妨試著換個角度來看待這件事呢,Jim。」


Humphrey漫不經心地說道,保養得當的雙手突然將Hacker環在自己腰際的左手掌握住,然後彷彿在研究什麼珍貴物品似的以指腹細細摩娑過對方掌心上的每道紋路。


男人若有所思的挑了挑眉,「比如說?」


「比如說,您現在還稱不上算是真正擁有我。」


像是沒有發現對方聞言瞬間變了臉色一般,Humphrey無論是神情或姿態都顯得從容不迫,好似完全不受身上凌亂的衣著所影響。


「您曾說過,我是您的柴郡貓,大臣。」他接著開口說了下去,語氣是一貫的不疾不徐,「不過令人感到萬分遺憾的是,即使事實如此,在名義上我卻仍舊不是只屬於您一個人的內閣秘書—這一身分立場都註定了擁有我的人只能是首相。」


此時Hacker面容上原本的不情願已然消失無蹤,取而代之的是相較於先前面對黨鞭時更加嚴峻的表情,眼底深處隱隱燃起了旺盛野心的燄火,一道可名之為「殺手本能」的光芒。


現任內閣秘書見狀又再添了一把火:他將手裡屬於男人的那隻左手手掌貼覆上自己跳動著的胸口,在對方轉動目光看過來的時候,側首將嘴唇湊近他耳畔,宛若惡魔蠱惑人心時的細語呢喃。


「通往王座的路總要自己親手開闢才顯得出意義非凡不是嗎?」Humphrey的嗓音透著些許沙啞,隨著他低語,每字每句都在Hacker腦海印刻下深深的痕跡。


「—我衷心祝願這份榮耀歸屬於您,My lord and my master。」





评论(2)

热度(29)

  1. Goodoldhumpy街角的野良貓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