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odoldhumpy

[YM&YPM]Who is Who 1

USNAVYYARD:

[AU設定]靈魂互換梗


這大概是我寫過最無腦的發呆文章,毫無邏輯和根據(掩面)



第一天晚上。

哈克喜孜孜地回家,進門就看到漢弗萊坐在沙發上撐著下頷沈思,優雅又迷人。

忍不住公事包往沙發一丟就張開雙臂嘟起嘴,上前迎了過去:

「親愛的~啾..................」

漢弗萊一記凌厲眼刀,讓哈克在兩步距離遠的地方停了下來,笑容僵在臉上
手停在半空,一陣尷尬。

「怎...怎麼了嘛?今天在辦公室內那些議程都依你了阿,我可沒堅持。」

「喔,這樣阿...」


漢弗萊露出了滿意的笑容,但哈克覺得那笑容有點神秘又有點詭異。

「雖然很難解釋,就算我解釋了恐怕也不是LSE畢業的您可以理解,總之,
  就這一晚比較不一般,請您別聲張,就安分過一晚即可。」

邊說邊勾起嘴角,哈克覺得這模樣好似哪裡看過,

「Prime Minister,我不是Humphrey,我是Sir Arnold。」

不疾不徐地說話態度,冷然又有壓迫感。

「Sir Arnold?!!!!!!」

「Yes, Prime Minister」

哈克往後跳了三步,結結巴巴地說不出一句話。

的確這種壓迫感,是前任內閣秘書沒錯阿,那他的漢弗萊到哪去了?!

但哈克相當識相地閉起嘴不再多問,然後任命地把客房整理好。
整晚,他哭喪著臉,哈克覺得自己就像苦悶的女婿在老婆跑了後,
陪笑倒酒還得對著丈母娘嚴厲地審視,明明他的漢皮這麼可愛,
為什麼裝進了這麼可怕的靈魂,可以了話,他還真想鑽到桌子底下,不然面對牆壁也好。


第二天晚上。

哈克依舊喜孜孜地回家,想到他的漢皮今天就會回來,真的回來,不是假貨,他心情就很開心。

開門看到漢弗萊坐在沙發上雙手環胸翹著腳皺著眉思考,專注又迷人
忍不住公事包往沙發一丟就張開雙臂嘟起嘴:

「親愛的~我真想你,先來個啾..................」

漢弗萊抬頭銳利一瞪,哈克在兩步距離遠的地方停了下來,笑容僵在臉上,手停在半空。

(不會又...)

「我知道這一時之間很難解釋,解釋了你大概也不會懂,總之,這種違背科學常理的第三類經驗只會維持一晚,Jim你放心吧,Sir Humphrey不會有問題的。」

這種說理又像是訓話的感覺,似乎很熟悉...

「我是Peter。」

「阿!Peter...真高興見到你...是那個Peter阿?」

哈克尷尬的笑了笑,"漢弗萊"只是揚起眉頭,

「那個禁菸提案被堆到歷史角落,然後被推上財政部火線風頭的那個Peter Thorn,如果你還記得了話。」

「阿......是...是...Peter嘛,我當然記得...」

哈克搓著掌心,欲哭無淚。

他的漢皮到底到哪了呢?!

明明是浪漫的週末夜晚,為什麼他要在這邊聽科普頻道?
他只是個LSE畢業拿三等文憑的政客阿!不是搞科學和醫學的阿,
這種心情就像是放暑假前最後一堂課還得聽教授長篇大論一樣。

而且Thorn進客房準備睡覺前,竟然用防賊防盜的眼神看他!
你也幫幫忙,我的漢皮明明就是又貼心又會撒嬌,哪像像你這種鐵板一塊,
根本就是情趣絕緣體,除了Sir Frank啃的動以外,其他人早就在斷牙之前跑光了。


第三天晚上

哈克已經完全笑不出來地回家門,忐忑不安地走進客廳,看到漢弗萊正從廚房走出,手上捧著剛裝盤的杯子蛋糕。

「Humphrey?」

他小心翼翼地問。

「喔!我親愛的、親愛的Jim。」

對方笑盈盈地接過他的公事包,哈克感到到差點哭出來,這才是他的好漢皮。

「Humpy~你不知道我這兩個晚上多悲慘,這是怎麼回事阿?」

哈克一邊說一邊親吻著戀人的臉頰,後者也抱著他,無奈地苦笑,

「這很難跟您解釋的,但,現在我在這裡了,Jim,我很想你。」

這麼貼心、溫柔又會撒嬌又可愛的,除了他的漢皮,還有誰呢?

哈克緊緊摟住對方感受溫存,然後露出壞心的笑容,

「漢皮,我想這時候應該好好的確認一下你是不是真的漢弗萊。」

「您是說驗明正身的那種嗎?」

漢弗萊手指輕輕劃過下唇,那樣子說有多誘惑就有多誘惑。

「我想你想要的是不穿衣服的那種?」

哈克一把將人壓到了沙發,興致勃勃,身下的人也很配合,笑的風情萬種:

「Yes, my dear.」

還住對方的頸子,拉下對方加深了戀人間的親吻。




(to be continued)

评论

热度(23)

  1. GoodoldhumpyUSNAVYYARD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