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odoldhumpy

Sugared Almond (Yes, minister小甜饼段子)我再也正经不起来了(泣)

End of Civilisation:

一个脑洞出来的小段子(。

没头没尾的怪我咯,我就是懒(。

前两天啃着杏仁突然被一个萌哒哒的脑洞击中,捂着心口吐血倒地(。

cp Jim Hacker X Sir Humphrey Appleby

Sugared Almond(糖衣杏仁)

“把你的盘子递给我……”

他站着为他盛汤,袖口的扣链亮闪闪的,还打着领带。丝制的领带总要往汤盘里荡,Humphrey只好把领带往肩膀后甩,Jim望着他笑了。

“怎么了?”

“哦……没什么,就是有点奇怪……你不太像……Humphrey……”

“那我像谁?”他抬抬眉,打断他。

“我无法想象你小的时候是什么样子……你是不是从来都是这样,穿着法式衬衫,戴着袖扣什么的,说着别人都听不懂的话?是吗?”

Humphrey轻声笑了笑,他拿着木头柄的长刀子,又开始把面包切成一片一片,“我小的时候很安静,就知道读书,尤其是拿了牛津的奖学金项目之后,大考又是第一名……你知道,他们觉得我话很少,不善交际……”

话很少!?不善交际!?大臣眼皮抽了抽,“他们是谁?”

“我的家人。尤其是我的那些姑妈们,当然……”

打着白领结的侍者端来一个瓦钵,里面是螯虾,微辣的,散发着香气的,热腾腾的汤汁,Jim还非往上撒胡椒粉,结果辣得直吸气。

Humphrey轻轻地在杯子里斟满冰凉的罗斯柴尔德白葡萄酒。

“他们有什么香槟?”已经半醉的大臣嚼着巨大的螯虾,“我想要很干的克里格。”

“看……香槟和今晚的月亮一样是金色的……你看……”

常任秘书不动声色,“你喝醉了。”

可是接着Jim又执意要了杯白兰地,把白兰地一半一半地兑入香槟中。大臣一饮而尽。吃甜点的时候,他已经开始胡言乱语了。

他仰着脑袋遥望夜空,一边用力扯着头发。

“我想一辈子留在这里……你呢?”

Sir Humphrey板着脸,“我不想。”

Jim不说话了。

乡下的夜晚多宁静啊,月亮的清晖倾洒在山峦上,他们能听见远处有蝉在鸣唱。

行政大臣眨巴着眼睛看着对面的男人,旅馆的灯光给他的白衬衫镀了一层粉色——那种糖衣杏仁般柔和的粉色。

“他真的好像aunt Maggie家那条萨摩耶。”对面的糖衣杏仁这么想。

一抬眼,萨摩耶已经跑到他旁边的座位上,还把脸凑了上来。

他们湿漉漉、带着胡椒味的双唇绞在一起,Jim的齿颊间还留着白兰地那种热辣辣的醇香。

行政大臣叹息了一声,把头埋在文官的颈窝里,胡乱地不知道嘟囔着什么。他不想动,几乎要睡着了。

Humphrey的手指顺着大臣颤抖的、几乎硌疼了他的颧骨慢慢垂下去。

“睡你麻痹,起来嗨!”

Fin.

基友说她看完这个段子一时半会儿是石更不起来了(笑)

评论

热度(33)

  1. GoodoldhumpyАнна Иосифовна Плетнёва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