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odoldhumpy

【老版Y(P)M】Me Before You

Anine:

*和有涯一起开的脑洞 青年时期(大学时期)的哈克和汉妃 题目只是借了一下 和电影并没有什么关系 只是很喜欢“遇见你之前的我”这个翻译*

*不会很长 三四章之内完结 LO主坑品奇差无比 谨慎入坑*

*人物属于Y(P)M 一切OOC属于我*

*不谈政治只谈恋爱(误)*

CP:Jim Hacker/Humphrey Appleby


Chapter 01

“生存或是毁灭,这是个问题。”

晦暗的光束柔和了青年半边英挺如大理石的希腊神祗雕像般的侧脸,吉姆·哈克坐在台下拥挤的人群中,他看见了浮尘与时光一同停驻于此刻。

“是否应该默默忍受坎坷命运的无情打击

还是应与深如大海的无边苦难奋然为敌,并将其克服

二者究竟何者更为崇高

死即睡眠,它不过如此

倘若一眠能了解内心和肉体之百般痛苦

那么这样的结局仍可企盼。”

青年在舞台上来回踱着步,好看的眉毛纠紧。哈克盯着那光华流转的褐色眼睛和那轻轻翕动的薄唇几乎要移不开视线。

“死亡,睡去

也许会有梦。这是个阻碍

当我们摆脱了垂死的皮囊

在死之长眠中又会有何梦将临?

它令我们踌躇,令我们心甘情愿地承受终生折磨

谁能容忍暴君之政、骄者之傲、失恋之痛、法章之慢、贪官之侮、或是庸民之辱

但是他自己只要用一把尖刀就能解脱?”

青年突然仰起头,高高地举起右手,像是要从那虚幻的光影中攫取什么。哈克觉得那只手紧紧扼住了他的心脏,那种感觉是如此真实,真实到让他觉得如此恐惧不安。

“谁也不甘心,苟延残喘度过余生,可是对身后之事又感到恐惧因此动摇

宁愿忍受着苦难,而不愿意投奔另一种苦难

顾虑使我们成为懦夫,使得我们的果断本色蒙上了思虑的惨白

本来可以做出伟大的事业,由于思虑化为乌有,丧失了行动的能力。”

像是终于做出了什么决定一般,青年的嘴角噙着淡淡的解脱的笑意。他好听的声音一点点低下去,低下去,低到尘埃之中去,那高尚的灵魂却又从那顿挫的词句中一点点清晰地浮现出来。

直到深红幕布落下,吉姆·哈克才缓过神来,却惊觉周围的女生们都偷偷地抹着眼泪,男生们也都若有所思沉默不语。

 
哈克并没有想到会自己会在台下再度遇到青年。对方站在水池边,微微倾身。他的手指修长好看,袖口被卷到手肘的地方,露出优雅的小臂曲线。他那厚重的妆容随着水流一点点褪去,有几颗水珠顺着脸颊滚落进衣襟,仿佛从那个忧郁彷徨的丹麦王子重新变回了那个意气风发的牛津才子。哈克一时间几乎看的有些痴了。

汉弗莱听到有人用一种小心翼翼的语气叫他的名字。

他抬起头看向对方,那是个和自己年龄相仿的男生,他长得干净,眼睛是漂亮的灰蓝色,那是一种让人讨厌不起来、甚至连记住都觉得很困难的普通,或者说是平庸。对方张了张嘴,似乎想要说些什么,最后却还是什么都没有说。

“请问你是?”汉弗莱擦干手上的水,转身向男生道。

“吉姆·哈克,伦敦政治经济学院的学生。”对方回过神来,像是终于恢复了语言能力。“我看了你刚刚的表演,那真是精彩极了。”

对方看起来似乎并不擅长赞美人这样的事情,因为他看起来似乎有点紧张,眼神却是真诚的。汉弗莱松了口气。自他从舞台上走下来的时候鲜花和赞美就几乎将他淹没,其中大部分还是来自美丽而热情的姑娘们,于是汉弗莱只是礼节性而敷衍地向他点了点头笑了笑以示感谢。

可是对方看起来并没有见好就收的意思,仍喋喋不休地自顾自地说下去,这让汉弗莱开始有些怀疑自己是否对他太过客气。但他还是强压下心中的不耐烦保持着微笑。他几度想要打断他,却都失败了。因为对方看起来似乎太久没有和别人这么交流过一般,激动得脸色都微微泛红。


“汉弗莱,老师在找你!”

就在第五次汉弗莱试图打断对方的时候,他的损友,纳菲尔德学院的弗兰克走了进来救了他。

“我现在就和你一起去。”

汉弗莱转身看向哈克,露出一个抱歉的笑,“和你的谈话很愉快,吉姆……(对方小声提醒道)哈克。但是我现在不得不……”

“哦,那是当然,那是当然。”哈克点头道,“我们可以下次再聊。”

闻言汉弗莱皱了皱眉,觉得自己的太阳穴突突地跳了起来。

 
“那个男生是谁?你认识?”弗兰克用手肘捅了捅汉弗莱,坏笑道。

“不认识。”汉弗莱翻了个白眼。

“别开玩笑了,我怎么不知道大名鼎鼎的汉弗莱阿普比还能和一个不认识的LSE的蠢材聊上这么久还没有发威。”弗兰克笑意更甚,像只闻到腥味的狐狸。

“不要说的你好像很了解我一样。”汉弗莱反击道。话虽这么说,他心里却也暗暗地吃了一惊,自己真的和他聊了很久?虽说大部分时间都是对方在自言自语。

汉弗莱忍不住回头看了一眼,那个男生还没有走。见他回过头来,对方热情地向他挥了挥手。脸上还挂着傻气的笑。汉弗莱突然有种毫无由来的气愤,这世界上怎么会有如此毫无自觉不懂察言观色蠢到几近天真的人,这几乎已经已经超出了他已有的认知。他只能安慰自己现在是在伦敦政治经济学院而不是在牛津的奥利贝尔。等到为时一周的交流学习结束,这对于他来说并不是一件难事。

他装作没有什么都没有看见,加快了速度跟上了弗兰克的脚步。

——TBC——

注:

开头是莎士比亚《哈姆雷特》选段。
弗兰克就是YPM里的财政部常务秘书。
总觉得汉妃年轻时候还没有那么世故圆滑,应该有种心高气傲书生意气的感觉。当然这完全是个人理解啦。(笑)

评论

热度(22)

  1. GoodoldhumpyAnine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