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odoldhumpy

Terrorist and hostage(Jim/Humphrey)(全篇都是车注意)

厌倦的享乐者:

背景:发生在“忠诚问题”事件后,当时在质询会上,Jim违背了与Humphrey的约定,当场承认部门铺张浪费的行为,把Humphrey杀了个措手不及。

 

居然又一次被按在桌子上。

居然还是自己的桌子上。

Humphrey感到自己作为文官的人生充满了失败。被自己的大臣从背后捅了一刀不说,现在居然沦到这地步。

“Terrorist”他想。

 

“Humphrey,我有些话对你说。”

当他的大臣纠着手一步一顿地走进来时,他还在为质询会上的事气恼不已。

“Humphrey?”

大臣又试探性地叫了一声。

常任秘书这才反应过来,认清了眼前是自己的顶头上司,他立即站起身来,“抱歉,大臣,我没看到您。”他扯出一个牵强的微笑。

Jim用手势让他坐下,“我以为你会生我气呢。不过,当我看到你眼神锋利得能当切信刀,腮帮子鼓得像塞了两个杯子蛋糕的时候——”他用手撑着桌子,向秘书倾下身来,“你何止是在生气,简直是要气疯了。”

Humphrey瘪了瘪嘴,把脸别开。

 

在那以后大臣又说了些什么呢?常任秘书费劲地思考着,然而,给他留下鲜明记忆的只是——

“听我说,Humphrey!”Jim解开了自己的领带,步步紧逼。

“大臣,您不可能要求一个人在这种情况下集中精力听您说话。”Humphrey预感到了什么,徒劳地用手挡在自己和大臣中间,“这不——嗷!”

Jim抓住了他的手腕拧到背后,顺势把他压在了他自己的办公桌上。

“该死的。”他情急之下骂出声来。

身后那人轻笑,把领带捆在他的手腕上。丝质的领带柔韧而牢固,Humphrey一向喜欢的质地此时却不那么讨喜了。

Jim扳过他的身体,把他压进椅子里,直直地盯着他的棕色眼眸,“听我说,Humphrey......”语调中已带上央求的意味。

“......让我赢一次?”

这是亲吻席卷而来时他听到的最后一声低语。

大臣的薄唇轻轻碰了碰他的,继而暴风骤雨一般扑来,仿佛要把他口腔内的空气抽干。Humphrey不自觉地挺起身子迎合他的吻,舌尖立即被啜走。Jim用牙齿轻轻叼着,舌头描画着他的如簧巧舌,舔吻吸吮着他。热热的鼻息喷在他脸上,秘书发出一声几不可闻的轻哼。

大臣终于放开了他,Humphrey的身子重重地落回椅子,他喘着气,胸膛一起一伏。


————————————————————————

发不出来了,全文可以上网盘


链接:http://pan.baidu.com/s/1dEAgLK9 密码:y55b

评论

热度(41)

  1. Goodoldhumpy厌倦的享乐者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