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odoldhumpy

【哈汉】醉酒之后(是大臣是首相的大臣xHumphrey鸡血产物,似肉不肉不知是什么东西,算不上什么E

隔墙是不合理的萌X阿广:

不知道写的啥,不知道打什么tag_(:3」∠)_
叫harey还是hamphrey呢



Humphrey没想留这么晚。
可能是挽救了部门太高兴的缘故。他抿了抿杯子里的香槟,破天荒地允许自己脸上挂着有点傻气的笑。
反正大臣和Bernard也不会记得。他用怜悯的眼神看看碰了杯,对着嘿嘿乐的大臣和Bernard两人,接着又优雅地抿了口酒。

不知道是三个人里谁先提出来的,天色太晚了。Bernard于是提议大家该回去了,他主动要去安排车,但Humphrey在他出门没几秒就听见了砰的巨响,然后过了一会儿,有细细的呼噜声传来。
Humphrey允许自己先大笑了两声,然后准备出门扶起Bernard,他抬腿刚想走,却被人叫住了。
“Humpy?”他一惊,转过身去,本来应该不省人事的大臣居然正用手杵着脑袋看着他。
“怎么了?大臣。”他轻声问。
“Bernard去叫车了吗?”大臣使劲眨眨眼睛要保持清醒,反问他。
“去了。”他特意停下来仔细分辨了一下门外的鼾声,克制住了自己的笑意,“不过我正打算去帮帮——”
“不,你过来。”大臣命令道。
“……您说什么?”
“我让你过来,Humpy。”他不耐烦地对他勾了勾手。
Humphrey心里还记挂着地毯上那个可怜的家伙,但他也没法置大臣于不理。
“您有什么吩咐?”他放下空酒杯,按照礼节绕到大臣桌子对面,谁知道大臣莫名不满意地瞪了他一眼,没说话,然后起身摇摇晃晃地走到了Humphrey的对面。
“Humphrey。”他叫了一遍他的全名,用的那种平和的语气。
“怎么了,大臣。”他不知道吃了什么迷魂药也轻柔地回答。
“Humphrey,Humphrey。”他深深地看着他。
“Yes,Minister。”他困惑地眨了眨眼。
“你每天都在想什么呢?”他问。
“什么?”可能是酒精的缘故,他的脑袋没有平时好用了,不能快速地明白他的大臣的意思。
“我一直在想。”对方的眼睛里也有着深深的困惑,“在车上的时候想,开会的时候想,吃饭在想,睡觉也在想。”
“想什么?”他没有意识到这是个非常愚蠢的问题。
他的大臣长叹了一声,走近了他一步,越过了那些英国人所谓的“两人相处的安全界限”。
这让Humphrey十分的不自在。
“我能否为您分忧解难呢?”他问,这又是一个蠢问题。
他的大臣显然没有想到这种话,他张大嘴巴愣了好一会儿才回答:“呃……Humphrey……我是说……”他找不到合适的词汇,有点着急,“你今天怎么……这么……这么……”
Humphrey等他的下文。
“怎么……”他的大臣要急出汗了。
“乖巧?”最后他说。
Humphrey一定是疯了才没有生气,相反,他笑起来。大臣看到他的表情,松了一口气的样子。
然后凑过来亲吻了他。
他不知道自己是怎么被对方压倒在那张沙发上的,大臣的舌头以跟他本人极为不符的灵巧地撬开了他的嘴巴,他想保有尊严,却被不由自主地讨厌的舌头弄软了身子。
“大臣!大臣!”他在间隙中大声喊着,希望惊醒他的大臣,让他冷静一些。他的大臣于是真的停了下来,认真地看着他的眼睛,这让Humphrey恍然怀疑他没有喝醉。
“Humphrey,告诉我,你每时每刻都在想些什么?”他温柔地叹着,Humphrey于是毫无逻辑地融化了。
他的大臣真是说情话的一把好手,他现在觉得脑袋一片酥软。
也可能是酒劲上头。
总之他没再拒绝大臣的亲吻。
当大臣开始舔舐他的喉结时,他发出了第一声细细的呻吟,然后他立刻咬住了嘴唇
“不许对我隐藏什么!Humphrey!”大臣孩子气地呵斥他,然后报复性地低头撕咬他的锁骨。
他居然就这么乖乖地从了,跟随他的动作在他耳边甜腻地轻吟着,吐出来的声音令他自己也倍感难为情。
“很好,Humphrey。”在他身上辛苦耕作的大臣冲他鼓励性地一笑。Humphrey顿时感觉浑身变得十分柔软,脑袋里空空如也。
“Humphrey,你现在愿意告诉我吗?你在想什么?”他的大臣说这话的时候,正在缓缓的褪去他的裤子。Humphrey紧张地舔了舔下嘴唇,他似乎预见到了将要发生什么,但又没有。
“我很紧张。”他实话实说,然后他的大臣看了他一眼,眼眸暗了下去。Humphrey觉得那是阴云的颜色。他的大臣不高兴吗?
那的确是阴云的颜色,只不过其中孕育的是欲望的雨。
突然而来的密集的雨点要将Humphrey击倒了,淹没了,他几乎无法呼吸。他不知所措,只能抓住他唯一能够到的,他上方的温柔的大臣。
“你在想什么?”大臣看起来全然不明白他狼狈的处境,“回答我,Humphrey。”
他说不出话,在内外夹击的雨点中小声地呜咽着,抓紧了大臣。
“是想要我吗?抓紧我就是你想要的吗,Humphrey?”他的大臣不懈地追问,同时,雨势更加猛烈了。他觉得他将要达到什么的极限,要攀上什么的顶峰。
“回答我!Humphrey!”
他的确想组织个答案,脑袋却一片迟钝不听使唤。于是他在大雨中无助而焦急地哭泣着,一边寻找着大臣温暖的嘴唇。
“我是你想要的吗?”大臣又问。他注意到,每当雨猛烈起来的时候,大臣就不断跟他说话吸引他的注意。他开始觉得大臣和雨是一拨的坏人了。
他于是决定不合作,他一贯擅长这个。
可这次由不得他。见他不说话,大臣居然指挥着那雨下得更大了。
他屈服了。
“Yes,Minister。”

FIN

评论

热度(54)

  1. Goodoldhumpy隔墙是不合理的萌X阿广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