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odoldhumpy

【Jimphrey】欧盟危机(是大臣同人,并不正剧,HE一发完)

隔墙是不合理的萌X阿广:

昵称“Han”我自己起的_(:3」∠)_感觉humpy太不正经了_(:3」∠)_不是HE就打我啊!我虐不起来的!



Humphrey不安地在床上翻腾了一下,似乎陷入了噩梦。



“早,Bernard。”经过了一个有点难熬的夜晚,没什么精神的Humphrey把昨晚赶的备忘录轻放在年轻私人秘书的桌子上,自己手里拿了另一份不知道是什么的文件,“大臣在会见谁?”像每天的早上,他随口问了一句。
私人秘书抬眼看他:“哦!……早,Humphrey爵士。”他使劲眨了眨眼睛,看起来像是把什么其他的话吞回肚子里,然后生硬地跟他打了个招呼。
这很不寻常。Humphrey不动声色地皱了皱鼻子,他很不喜欢被别人,尤其是被自己的人瞒着,不过他还是根据一贯的做法,先不予理睬。
“以防你没有听清我的问题,我刚刚在问你大臣在和谁会面,Bernard。”他抬起了下巴,高傲地看着对方,企图造成压迫感。
“哦,哦。”这奏效了,Bernard呆呆的张了张嘴,思考了一会,“您一会儿就会发现的。”但不知为何他最后还是倔强地这么回答。
Humphrey的内心顿时警铃大作。直觉告诉他这个隐瞒不同于以往Hacker想要瞒着他捣腾一些有损公务员体制的那些小动作。一股不知名的慌张席卷了他。
“我是在问你,Bernard。”他往前跨了一步,声音严厉道。Bernard听了,痛苦地——至少他是这么以为的——皱起了眉头,“Humphrey爵士,我——”
正当他要往下说些什么,大臣办公室的门吱呀一声开了。新闻官从那里面快步走出来。
“早安,Humphrey爵士。”对方在经过他身旁时明显地笑了一下。
“我们进去吧,Humphrey爵士。”Bernard依旧看上去有点痛苦地提议道。
Humphrey到目前为止还是一头雾水,不知道他们这突然都是怎么了,他此时已经开始深切地希望能够回到自己安静可爱的办公室里去了。
可手上拿着的文件又逼着他不得不往里走,他于是硬着头皮打开了门:“早安大臣——”
他一定是预支了一百二十分的克制力才避免自己的舌头在口腔里打上结,他用最接近惊恐的表情瞪着桌子对面的人,直到那个人尴尬地清了清嗓子:“Humphrey,我们还没自我介绍过吧?”
他用了大概十秒钟找回了自己的声音:“是的,哦,不是,大臣,您的大名早在——”
“你不用恭维我,Humphrey。”新任行政事务部大臣Basil Corbett打断他说。

整个行政事务部都能看出他们的首领不高兴。
Humphrey阴沉地放下手里的雪利酒,招呼正巧路过的大臣的私人秘书。
他很确定Bernard的脸有一瞬间扭曲了一下:“是的,Humphrey爵士。”他恭恭敬敬地回答,在他旁边坐下。
“你什么时候知道这件事的?Bernard?”他非常直白的问,让对方吓了一大跳。
“今早。”Bernard回答,“我和您一样,也事先并不知道半点消息。”说完以后,他小心翼翼的看着Humphrey。
“怎么?”他厉声道。
“……也没什么,Humphrey爵士。”他像一个被抓住的干了坏事的孩子一样坐直了身子,“我还以为……您和大臣的关系……非常要好。”他看起来像在努力斟酌词句,“您会先知道的。”
哦,他的确大受打击。
“Bernard,你知道……”
这次调动是首相的意思还是他自己的意思?他去了上院还是欧盟?希望别是布鲁塞尔,他要怎么追过去呢?他要用什么理由跟着呢?
为什么这么大的事情自己事先不知道呢?
他还有很多想问的,可他知道对方不能回答。
Humphrey用力地闭了会儿眼,再睁开的时候那双眼睛看起来十分痛苦。
“我不相信,他今天比我早出门就是为了这个。”他几乎是在用求助的语气说话,他期待着Bernard能给他肯定的答复,但对方也是哑然张了张嘴。
“这个我的确没有想到,Humphrey爵士。”Bernard迷惑地看着他,好像Humphrey才是那个该回答问题的人。

午餐的时候,Arnold安慰他说Hacker卸任需要走完相当多的行政审批步骤,他不会离开得这么快,因此他大可以回家收拾不听话的大臣。
于是他用了一个下午在想到家以后会是怎样的场景,Jim会跟他说些什么。
总之一定不能轻易原谅他。Humphrey跟自己说。
而且,为了试验自己的舌头是不是真的还能胜任吵架的工作,他在下车前特意跟司机说了几个长句子。看着司机一脸呆滞的表情,他感到十分满意。
他决心用最冰冷的一面面对Jim,却被对方打了个措手不及。
他的家空了一半。
鞋柜、衣柜、卫生间、厨房、卧室……一点James Hacker的影子都没留下。他颓然坐在床上看着那并排的两个枕头,不知道用什么表情才好。
他肯定是到欧盟去了。
而且是有预谋的。
他不知道该发怒还是该哭什么的,直到他看见了属于Jim的枕头底下露出的一个白色的小角。
那是一封信,写着“Han亲启”。



Humphrey又翻腾了好几下,动作之大扰得James Hacker完全睡不着。
躺着纠结了五分钟,他最后起身打开了床头灯,想直接爬起来去看昨晚留下来的红盒子,却在不经意之间看见了伴侣布满泪痕的脸。
他吓了一跳,还以为他醒着,于是轻轻唤了他一声:“Han?”没有人搭理他,然后他听见睡梦中的伴侣嘟囔着“该死的Hacker”“欧盟”什么之类的词。

过于暖和的感觉让Humphrey提前醒来了,刚刚自己在梦里诅咒的人正近在咫尺地看着他。
“你还能再睡会儿,Han。”看见他睁开眼,对方用温柔得不像话的语气跟他说。
他忍住了没有表现得悲伤,或者可能是他的眼泪和先前的混在了一起,他没有察觉。他报复性地把脑袋扎进那个人的怀里使劲蹭着眼泪,然后后知后觉地想起这是他特意买的和自己同款的丝绸睡衣。他立刻停下了动作。
“我哪儿都不去。”对方跟他解释着,抱着他的手收紧了一些。Humphrey能感觉到这个蠢蛋身上蠢蛋一样的热度正源源不断地传来,他恍然觉得,再这样下去他也要变成一个肉麻的蠢蛋了,他得尽力阻止自己说出什么覆水难收的话。
可不巧的是,他的大臣非常擅长突破他的底线:“我会一直陪在你身边,Han,直到死亡将我们分开。”他的Jim继续温柔道。
这不像Jim,他不会用这样的句子。平常自己一定会嘲弄他几句,可此刻的Humphrey只是像被什么击中一样,脑海里瞬间闪过一堆他平时不常有的稀奇古怪的念头,不过最后他还是咬咬牙把它们都吞回了肚子里。
“Yes,Minister。”他最后说。

Fin

评论

热度(37)

  1. pupu隔墙是不合理的萌X阿广 转载了此文字
  2. Goodoldhumpy隔墙是不合理的萌X阿广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