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odoldhumpy

【养猫】Humphrey/Hacker

太平长安:

大概算是接着上一篇吧。趁着今天还不是太困,让他们先养几分钟猫hhhhhh


---------------我是PO主有病的分割线----------------


    领养的猫在周六早上就送到了。


    “必须确认领养家庭符合条件”的救助站工作人员把一只猫笼放在客厅中央,里面是一只深褐脊背洁白肚皮的虎斑奶猫,刚刚三四个月,比成年男性的手掌大不了多少,琥珀色的眼睛睁得圆圆的,惊恐地缩在笼子一角。


    工作人员对小猫原生居住环境绘声绘色地描述使得汉弗莱爵士因陌生人进入私邸的不快被冲淡。逼仄的空间,脏乱的卫生条件,令人发指的精神和肉体折磨,这小生命怪可怜的,救助者百般放心不下也是正常的。


    哈克更是已跃跃欲试去开笼子了。汉弗莱阻止了他:“请问这只猫剪指甲了吗?”


    工作人员说他们是按照标准流程来工作的,送走的宠物都是尽可能完成疫苗接种绝育体内外驱虫等等,指甲自然也是修剪过的。这只猫咪因为年龄过小又有心理创伤,所以还没有绝育。此外还有一堆需要填写的表格等等,但这些已经由汉弗莱的私人秘书处理好了。那些饲养注意事项也已经由私人秘书记录下来,现在只需要签上两位领养人的名字。


    汉弗莱接过厚厚的文件夹,看见设计精美的表格,条理分明的条款和严谨的措辞,对这家救助站的好感度直线上升。当他签完要递给哈克时,那只猫已经窝在后者怀里了,身体被哈克的手遮住,露出小脑袋。他看着哈克,哈克低头看着猫,猫看着他。


    工作人员轻轻地咳嗽一声。


    汉弗莱挑下眉,翻到需要签名的第一页,捧到哈克顺手的地方,递上旋开笔帽的钢笔。哈克就抱着猫伸手签了一个名字。汉弗莱往下翻了几页,哈克又伸手签上名字。


    送走这位工作人员和私人秘书,汉弗莱和哈克就开始拆看那些满足猫咪日常生活的用具,把它们摆放到一处阳光充足的宽敞房间,那里曾是汉弗莱两条爱犬的居所。


    但是猫咪不肯住进那只三层的猫笼。大概那让它回忆起以往和三四只同伴挤在一只小笼子里转身都困难的日子。


    为了方便带过来,救助站的工作人员将它放在笼子里,看到人多,它就怯怯地缩在里面观察着。现在房间里只剩下两个人,其中一个还温柔地把它搂在怀里,它也就不愿意再进到笼子里了。它站在笼门口,小心翼翼地往里看看,就是不肯踏进去,瞄了两人几眼就打算一矮身钻到桌子底下。还好它不熟悉新环境,很快就被捉住了。


    救助站的人千叮咛万嘱咐尽量不要强迫这只小猫,所以也不太好就这么直接抓了塞进去。初次见面还是要互相留个好印象的。两人商量了一下,哈克蹲在笼子边上,拿逗猫棒伸到笼子里晃来晃去。猫咪终于被引诱着慢慢走了进去,汉弗莱看准时机,“铛”一声关上了门。


    大功告成!两人满意地相视一笑,抬起笼子准备放到猫咪的房间。


    然后小猫就叫了起来。或者说,嚎了起来。站在笼子里,没有什么指甲的爪子尽量伸开去钩住铁丝,眼睛睁得圆圆的,一下子看看哈克,一下子看看汉弗莱,张大毛茸茸的嘴,声振林樾,响遏行云,凄厉悲切。


    两人悚然起来,面面相觑地把笼子放回地上。


    救助站的人说这只猫有心理创伤,怕人,开始可能不会太友好,需要耐心引导。不喜欢笼子,希望养得稍微熟悉了之后能在一个房间里圈养。这些汉弗莱亲自去选领养对象时就了解了。


    但是现在这只小奶猫的怕人表现有点出乎意料。笼子放回底下,它也端端正正地坐回笼子底层中央,静静看着他们。


    哈克觉得或许可以先打个招呼。他友好的露出小虎牙:“喵?”


    汉弗莱双手捂住脸当机两秒。


    小猫看着哈克,歪了一下头:“喵。”


    声气窈窕,跟方才根本判若两猫。


    事实上,跟汉弗莱挑中它时那瑟瑟缩缩的可怜样也是完全不同。“不会是抱错了吧。”汉弗莱仔细打量它,但看不出哪里不同。


    哈克伸进去一根手指,小猫慢慢踱上前,伸出带刺的小舌头舔了一下。哈克很开心:“你看!”小猫又舔了一下。“你试试看。”


    汉弗莱狐疑地看着小猫,哈克怂恿他:“试试。”说着还拉过他的手帮他伸进左手的食指。小猫非常赏脸地又舔了一下。


    这下汉弗莱也来了兴趣,他勾了勾那根手指,但这次小猫没有再舔,它仰头蹭蹭。


   “我看还是挺友好的,不如让它出来玩一会儿,适应一下再引到房间好了。”哈克忍不住提议。


    汉弗莱也很心动:“好吧,我先把门关上。”


    走出笼子的猫咪似乎一下子就和两人相熟了。被轮流拿逗猫棒陪着玩儿了一会儿,它得到了一只毛绒老鼠布偶。它抱着,咬着,嘴里呜呜的,没几分钟就看不出那可怜巴巴的影子。


    “管他叫什么名字好呢?”哈克直接坐在地毯上,托着腮:“你提议养的,就叫汉弗莱怎么样?”


    本来只是随口调侃,但说出来之后首相大人突然觉得这主意很不错,他兴高采烈起来:“好不好?”


    “不好。”站着的汉弗莱爵士面无表情,居高临下冷冷回绝。


    “好。”


    “不好。”


    “好!”


    “不好。”


    “好!!!”


    “不好。”


    “好好好好好好好好!!!!!.......”


    “好。”


    “好....嗯?”哈克不敢置信地看他:“你刚才说......?”


    汉弗莱优雅地坐下来,微笑着平视他:“我说好。”


    首相的脸突然就红了。他”噌“地起身,快步走到窗户旁,背对着汉弗莱。怎么办,一想到以后自己抱着这只猫喊“汉弗莱”、“小汉”,然后得到一声“喵”......噫。


    首相勉强开口:“我觉得.......”他无意识地随手抓起方才用做包装扔在那里的旧报纸,展开,慌乱地瞄了两眼。啊,这个名字还挺可爱:“叫Larry也不错。”他转过身煞有介事地问那只正摔打着老鼠玩具的猫:“叫你Larry好不好?”


    猫停下来盯着他看了一眼,反正没说反对。


    “就这么定了。”首相大人没敢往斜下方看,只是看着那只猫。这不太像是征求意见该有的样子。


    但汉弗莱爵士并不在意,他好整以暇地站起来,用愉悦的笑意回答说:“是,首相。”


-------------END---------


没错上线的就是那只心机Larry   →_→


等哪天愉悦了就发神经让他们养鹦鹉【。

评论

热度(27)

  1. Goodoldhumpy太平长安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