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odoldhumpy

【养猫2】Humphrey/Hacker

太平长安:

    拉里和哈克很快就相熟了起来,才几天就已经黏在哈克身上不肯下来了。当然,除了哈克看起来更加和善以外,他偷偷提供零食罐头也是一大因素。


    汉弗莱回忆了一下那些饲养注意事项,伸手阻止了哈克在一个小时内第三次喂拉里零食的行为。


    拉里坐在哈克腿上,仰着头伸长脖子满心期待,却只被哈克摸摸头,眼巴巴看着零食被放回去。它转头看看坐在边上的汉弗莱,慢条斯理地走过去,“骨碌”一下躺在他腿上,露出肚皮,眼睛乌溜溜地看他。


    汉弗莱不为所动,甚至没理它,只自顾自看文件。


    拉里在它腿上打起滚儿来,玩儿自己的尾巴。


    汉弗莱拿笔在页旁写了点什么,文件夹直接就搭在拉里身上。


    等身上的东西被拿走,拉里伸出爪子抱住汉弗莱睡袍的系带。


    汉弗莱又翻了一页。


    拉里开始咬那根带子,还用力地甩头,终于成功地用小尖牙在丝绸上挂出一道丝线。它得意洋洋地撇嘴吐出,甩甩尾巴,“嗷”一声往汉弗莱心口扑,被文件夹挡了下来。


    “拉里!”哈克本来饶有兴致地看着,这时候也不得不制止了。他伸手过去,没抓到猫,只抓到睡袍带子,手还因为惯性往下滑了一点。


    汉弗莱挑了一下眉,也没见他去看那只猫,简单一伸手,就拎住了后颈皮。


    小猫咪在空中胡乱挣扎,使劲儿喵喵叫着,就像很难受似的。


“    你弄疼它了!”哈克急忙去接,汉弗莱却不给他,把小家伙拎到眼前。


    哈克觉得这两天汉弗莱有些不寻常。从乡间回来三天了就一直没在工作时间见到过他。这种状况本来是常态,哪怕是进入十号之前,他也是两三天才能见到汉弗莱一次进行常规会议,何况现在内阁秘书的办公室是在另一座楼。


    但晚上的汉弗莱不应该这样忙。虽然算得上日理万机,汉弗莱却很少在晚上还在“认真”看文件。


    他们这个层次的文官基本上都是精力过人,有强大的记忆力和清晰的逻辑,所以哪怕他们做一件事情的目的就是拖延,进行的手段却极富效率。日常的那些工作不会影响他们晚上和假日的应酬—虽然严格来讲那些应酬也是某种程度的工作—留在晚上看的文件也自然属于“看一下”就好的。要是某天阿诺德爵士在下午五点后不是气定神闲地啜饮美酒而是打开工作狂模式,那恐怕就是大英帝国进入危急存亡之秋了。


    所以像最近几天汉弗莱这样晚上没有邀约而是认真地窝在家里看文件,要么出了什么棘手的事情,要么汉弗莱个人出了什么问题。


    哈克觉得,自己毕竟是首相,很难有什么能让汉弗莱焦心多日却不被自己和政治顾问以及内阁成员察觉的大事。所以他今天闲下来的时候就向伯纳德打听了一下。


    伯纳德感觉有点为难,但在大臣坚持不懈的询问下还是做了一个小小的猜测:“汉弗莱爵士可能是在伤心他那两条爱犬。”


    “ ……哈?”


    “当初是前阿普比夫人争得了饲养权,双方及子女在最近又就这个问题仔细讨论了一下,但显然子女们选择站在母亲那边。”伯纳德抓抓头发。


    “这个消息是从哪里得到的?”


    “私人秘书消息网。”


    虽然隐约听说过“汉弗莱爵士与两只狗的关系比同家人的关系更亲切一些”这样的传言,但没想到竟“亲切”到这样的程度。哈克托着腮想了半天,生起同情之心。


    所以应该让拉里和汉弗莱多亲近一些。哈克这样想着,强忍住抱过猫咪的心思。


    等到拉里不再挣扎,乖乖垂着四肢低着脑袋,汉弗莱才把它放回自己腿上。拉里抬头看看挡住汉弗莱脸的文件夹,又看看汉弗莱拿着一支笔随意搭在腿上的右手,毫不犹豫地一掌拍了下去。


    然后它就钻进了哈克的怀里,探出脑袋,打量汉弗莱。


    这小混蛋。


    做得漂亮。


    哈克在汉弗莱回头的时候下意识地抱着拉里坐远了一点:“它没指甲。”


    汉弗莱瞬间懂得露西为什么能有现在的画风。


    小孩子是不能溺爱的,宠物也一样。至少规律饮食规律作息是必须做到的。当然还有不要踏进不该踏进的地方,比如餐桌,比如文件,比如人休息的床。


    但显然拉里不这么想。虽然它身为一只猫在晚上精力旺盛,却理直气壮地在哈克和汉弗莱打算休息时跳到床上。


    哈克也不这么想。他躺在床上,把猫放在自己胸口上,跟它说话:“我要出差了,会不会想我?”
    猫咪不说话。
    汉弗莱爵士在黑暗中替它回答:“会的,首相。”


-------------------------


    我大半夜的牺牲肝和肾搞了喜欢的CP的同人,却让他们的对话没超过五句??????????????????


    不是很懂我自己,但居然很开心【。

评论

热度(31)

  1. Goodoldhumpy太平长安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