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odoldhumpy

The Call(上)(Yes, Minister)PWP OOC

Анна Иосифовна:

cp还是Jim Hacker和Sir Humphrey Appleby


although对于一个all Humpy党来说cp什么的只要有Humphrey其他人都无所谓(摊手.gif)


没错我就是一个伪装成cp粉的唯粉,奈我何!


灵感来源于S1Ep04 Big Brother那集Jim凌晨两点给Humphrey打电话的戏。


——————OOC警告!——————


The Call(上)


Sir Humphrey Appleby,女王陛下政府行政部的常任秘书、一名衣冠楚楚而又谦卑谨慎的公务员,在今天早晨拎着自己那秀气的、印着烫金姓名首字母HA的牛皮公文包去白厅街上班时,怎么也不会想到12个小时之后,他会把自己的主公、那个呆头呆脑的LSE化外之民、御前行政大臣Jim Hacker给领回家。


这简直不合常理。


如果前面的现象能用“不合常理”来形容,那么现在发生的一切呢?“难以置信”?“无法想象”?“勇气可嘉”?还是用最糟糕的词,“富有创意”?


一直用四字音节的高级词汇说话是文官的通病,毕竟是牛津古典系第一名毕业,Humphrey觉得自己勉强算工伤,他迷迷糊糊地想。


Sir Humphrey一向以在辩驳大臣决定时的机智幽默、逻辑清晰和雄辩侃侃闻名,且颇为自矜。而眼下机智灰飞烟灭,幽默化作泡影,逻辑打着旋消失在一片混沌中,灵巧的动辄说出几百个佶屈聱牙词儿的舌头因为正被Jim Hacker吸吮着而毫无用武之地。


是的,他的大臣正在吻他。


和吻女人完全不同的(哦得了吧他们之前都是结过婚的)力度和触感让他们兴奋得浑身发颤。Jim的舌头正颇为积极地在Humphrey的口腔里横扫,一会儿又找到他的舌头交缠。高级文官叫他吻得腿都软了,可行政大臣还嫌不够似的,干脆将Humphrey的舌头吸进自己的嘴里细细地吮,并满意地听见对方发出一声几不可闻的轻叹。


大臣侧着脸专注地吻他,挺直的尖鼻子将灼热的呼吸喷在Humphrey的颧骨处,惹得他一阵阵战栗。不老实的双手顺着脊背向下,划过萨维尔街的高级裁缝精心缝制的每一个针脚,透过层层意大利的布料勾勒怀里的人每一根骨头的凸起,每一丝肌肉的线条。


Humphrey的双手无助地扣着大臣宽厚的肩膀,为自己内心深处流出的快感而感到羞赧不已。


“锐意进取”,一个词倏地划过Humphrey的脑海,就是这个词,形容Hacker的吻真是再贴切不过了。


“你在走神,”Jim委屈地看着Humphrey高耸眉峰下闪闪发亮的眼睛,“是我做得不够好么?”


简直是太好了,大臣阁下,“令人喟叹”。Humphrey心里想,不过他没有说出来,而是用一个轻吻代替了自己的回答。


此举令大臣倍受鼓舞,他们一点一点用舌头勾勒着对方嘴唇的形状,不同于刚刚那个热烈似火的吻,这一次他们柔情似水,仿佛一对相爱多年的伴侣。Jim不再是他的大臣,Humphrey也不是那个机器一样冷冰冰的公务机器,而是一个活生生的人,有血有肉,有爱有恨。


三件套在一件件地被剥离,Humphrey觉得自己像离了水的鱼,仓皇得连手放在哪儿都不知道,只能窘迫地张着嘴喘息,任大臣把他的裤子也除去。分身完全暴露在空气里那一刻,微凉的刺激让他的多年作为常任秘书的自尊爆发了,他呻吟了一声用双手捂住了脸。


这太难了,他想,他根本做不到。


黑暗中一双手握住了他的双腕,半强迫地让他拿开遮挡视线的双手,“看着我,Humpy,拜托了,看着我。”


是什么时候陷进去的呢,Sir Humphrey想,是在他日复一日地给大臣挖坑时发现了他的与众不同?亦或是这家伙的短视,他的迷迷糊糊,他偶尔爆发的丘吉尔式的爱国和小良心?还是这种时候的三个词,“Look at me”?


灯光越过Jim的肩膀照进Humphrey咖啡色的眼睛里,他突然很想吻他。


常任秘书伸手想把灯关掉,“别,”大臣制止他,“我想看得清楚些。”


Humphrey红着脸,知趣地没有问“看什么”这个问题,他小小地挣扎了一下,没有说什么。


Jim笑了笑,欺上来舔舐Humphrey的脖颈。常任秘书难耐地扭动了几下,让大臣深吸一口气,几乎把持不住。


他连连吸气,几乎要哭了,“别,大臣,别……”


与其说这是哀求,不如说是邀请。Jim的吻一路经过Humphrey的锁骨,胸膛,在两粒挺立的果实上停留舔吻了一会儿。这太过了,常任秘书不自觉地弓起身子,又摔回床单里,双目迷离地看着Jim的脸,拼命地喘息。


大臣的手指尖擦过公务员的腹股沟,紧接着分开他修长的双腿,吻了吻他的大腿内侧。


“够了,可以了,大臣,”Humphrey哀求,“我不会坏掉的。”


“我不确定……”


“我说可以了就是可以了!”Humphrey拿出了多年为官的威严气场,“我又不是玻璃做的——嘶!”


Jim正像拧果酱盖儿一样拧着小Humphrey的头部,“迫不及待,Sir Humphrey?”


“我不想弄伤你,”大臣小心翼翼地抓着文官的膝盖内侧把他的大腿掰到一个合适的角度,“如果你疼,就直说,好么?”


Humphrey简直不敢直视大臣的眼睛,“大臣,你话真多。”


“叫我Jim。”大臣的语气几乎带着请求。


而Humphrey用实际行动表明,不管是在办公室,还是在床上,他都不吃他那套,“大臣。”


Jim在心里翻了个白眼,他的常任秘书可是一个死性不改的家伙,他早就该意识到。


TBC


下篇由于尺度太大一直被各种和谐……so……


戳这→ http://www.movietvslash.com/forum.php?mod=viewthread&tid=175180&page=1&mobile=no

评论

热度(32)

  1. GoodoldhumpyАнна Иосифовна Плетнёва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