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odoldhumpy

【RPF】【Nigel中心】One Can't Guard Against Love(1)

Solitueon:

不接受真人同人者勿入。


Rating: R


完全是现实CP关系,所以肯定不唯一。主要是Nigel/Trevor(互攻or无差 ,攻受不确定,顺序不代表攻受关系)。


我觉得有CP洁癖的人大概都接受不了Nigel的自传,就别来这里裹乱了。


OOC包括时间线错乱啥的肯定有,我已经尽力了,爱咋咋样(咸鱼躺


哦对了, @闲人 大大说了也要写Nigel,我就先抛砖引玉一下!






===============================




从Ockendon Road的房子推门而出的时候,天色已经有些晚了,Nigel此时此刻脸上的血色看起来比雾蒙蒙的伦敦上空那点夕阳的余晖还要稀薄。褐色的旧手提箱在他手里显得沉甸甸的,尽管他根本没把它装满。他的物质欲望淡薄,简装上路,漂泊无依简直成了几十年来他生活的常态,哪怕现在他和自己的伴侣买了一栋房子,结果也仍旧是一样。


刚走出几步他就有些后悔了。他停下脚步,又回头看了看那鹅黄色的篱笆,后面长满了他伺弄起来的花草。哪怕他自认为是个满是冲劲,下了决心就不回头的人,此时此刻他也怀疑起自己的决断来。他往回返了半步,无意中抬起头,只见Bruce趴在二楼属于他自己的卧室窗边往外看着他。


正是那副表情,和半个小时前的一模一样,带着一些不屑和嘲讽,还仿佛有点苦涩的不舍。共同生活了二十七年,Nigel已经太了解那个人了,但是他不想去细想那人到底在作何打算;在内心深处,他却早已有预感,一开始Bruce说的所有的话,就是打定了主意自己不会真的离开,而纯粹是要给自己等待了五十年才姗姗来迟的爱情的棺材板上,再钉一根钉子罢了。Nigel知道Bruce永远不会心甘情愿放他走,永远不会;即使他能逃脱,Bruce也有办法找到他,拴住他,折磨他,他早该知道的。


想到这里Nigel有些泄气,甚至动了回去的念头。不知道是不是错觉,Bruce似乎对他招了招手。Nigel努力让自己的目光避开这个人,投向了马路的另一边——再走几步就是人行横道,绿灯闪烁了几下,转为黄灯,接着变红,车流戛然而止。


一年半之前的一幕闪过脑海,他的心几乎停跳了半拍。




那是一个周五的晚上,车流比现在粘稠一倍。所有的车都仿佛走向纳粹的毒气室一样,十分不情愿地缓慢挪动;更糟糕的是,那时候他不是在街上行走,而是坐在副驾驶位上。


他身边开车的人,就是搅起了如今这个巨大漩涡的Trevor。那时候他们对一切都一无所知。


这样说也不尽准确,其实Nigel已经心知肚明一切不可能和以前一样风平浪静,只是他无法预知结果罢了。其实从上车的一刻他就想开口,却一直吞吞吐吐,犹豫到现在。他们要去的俱乐部只在前方两条街开外了,那是一个著名的男同性恋聚集交友的场所。自从1967年男同性恋非罪化以后,那里比以前热闹了不少,Nigel也不必再担心会被举报,但他反而更少踏足这一类场所。灯红酒绿之中那些人显得比平时距离他更加遥远,而他却偏偏需要一颗和他贴近的心。


现在这样一个人就在他身边,专心致志地盯着红绿灯。本来绿灯已经亮了,可是前面的车太多移动太慢,这个路口的绿灯时间偏偏短的要死;眼看着时间就不多了,还有两辆车犹犹豫豫地似乎不知道自己该左转还是该直行,看起来司机已经提前喝多了。


前面那辆车通过的时候黄灯已经接近了尾声,Trevor踩了刹车,低声咒骂了一句。Nigel却如释重负地长出了一口气,侧过脸看了看身边那个三十五岁的年轻人。他想起那些大家一起吃午饭的时光,想起自己如何期待着Trevor会来加入,并且在希望落空,或者Trevor身边跟着别人的时候,心底涌起的巨大失落。


“我有个建议。”Nigel终于开了口,声音还有点沙哑。


“怎么?”


他的手心里隐约有汗,夏日的伦敦不曾有过的燥热此时都堆积在心里。对于被拒绝的担心和两人年龄差距的困扰——这些曾经不属于他的顾虑现在都一股脑跳出来,那种微小的恐惧和兴奋并存的感觉反而让他更加一往无前。


“你看,我们为什么一定要去俱乐部呢?”


“可是你前几天提议……”


Trevor停下了没说完的话,陷入了沉默,Nigel整个人都侧过来,面对着Trevor,刚想再开口解释什么,交通灯已经跳转到了绿灯。Trevor打了左转灯,车子一头扎入与他们原计划要去的地方相反的方向。


一路上没人说话,Nigel几次偏过头去看那开车的男人,对方专心致志地开车,没有与他交换目光,可是他感到安心。其实没什么可忐忑的,很多关系都是这样开始的,两个人约会上几次,安静地吃个饭聊聊天,或者去一起打球,看戏,然后如果觉得合适,再跟对方回家,试试其他方面的契合度。尽管Nigel很少跟谁走到这一步,这一次他却信心十足。


下车的时候Trevor吻了他,然后两人一前一后走入Trevor的家。那房子狭小,但床足够宽敞。床头柜上还放着Trevor和他已故的前男友Kevin的合影。把Nigel推倒在床上之前,Trevor伸手把那相框塞到了抽屉里。


Nigel把这个动作看在眼里,可是他什么都没问。对方的唇已经贴上来。他抱着那人的侧腹,把头埋入颈窝里,亲吻那年轻而充满活力的身体。


“说吧,你想要我做什么?”


说这句话的时候Nigel的内心中涌起奇怪的感觉。Trevor是一个舞台经理,也是剧本创作人。他看过Trevor的剧本,虽然还有进步的空间,但已经可以说是成熟而妙趣横生了。他能够通过剧本看出这个人心里的有趣的念头和深刻的想法。“如果有机会的话,我希望可以在你写的剧本里参演一个角色”,Nigel曾经这样对Trevor说过,而且是真心实意的。现在这可是个机会,他是个演员,他想要在这个人的即兴剧本里,把两个人的关系解读出更深一层的含义来,这是他的工作,这是他的期待。


“请让我好好看看你。”Trevor的声音柔软,“来吧,解开你的衬衫,Nigel。”


他照办了,匀称的身体暴露在昏暗的灯光下,他索性一并除去了下体的遮挡。在传统家庭里长起来的Nigel其实并不习惯如此坦诚甚至张狂的直入主题,但是Trevor总给他一种感觉:在这个人面前不要试图遮遮掩掩,并不是因为他会知道并且引发什么后果,就只是没有道理的,最好不要。


那人也除去了衣物,膝盖顶在他的大腿根处,温软的舌头从锁骨处一直滑到他的唇角。他的敏感之处被握住,揉弄,他开始无法自控地喘息起来。


他们两人之间的第一次并没有进入,因为Trevor尝试了一下以后担心Nigel会不适应,而且由于是突然改了主意,他们对此也毫无准备。用手探入的时候Trevor问Nigel他是不是禁欲了很久,Nigel说本来就没有欲望的情况下怎么能叫禁欲呢。然后他们换了个方式继续。即使如此一切仍旧很棒,两人都得到了满足,有那么一瞬间Nigel甚至不知道自己身在何方,除了与他交缠的那个人和无尽的快乐,其余的什么都感受不到。


做完以后他们冲了个澡。从浴室出来的时候Nigel看到Trevor盯着半开的抽屉里面的照片发愣。他轻轻在Trevor身边坐了下来。


“我要是早点和你在一起就好了。”Trevor说,“我记得十多年前,我们就见过面了。”


“那时候我在和Joan Littlewood合作。”Nigel说。


“那时候我刚与Kevin开始约会不久,我和他的关系还没确定。你本来有机会的。”


“别这么说,Trevor,你们毕竟如此相爱。”


“但是这样的话,失去的滋味太不好受了。”


几乎脱口而出的“但我比你大十四岁”终于被Nigel及时地抓住并且咽了回去,这话从各种角度来说都太不合时宜,不过Nigel有时候偏偏容易犯这种错误。他沉默了片刻,轻轻拍拍Trevor的肩膀。


“得到过爱总是幸运的事情。”


“这我知道。我只是说说而已。”Trevor把脸埋在手里,“抱歉。”


“不需要道歉,我明白你的痛苦。”Nigel回答道,“而且那时候我可不是个合适的恋人。我当时的状态糟透了,与此同时……我心里还恋慕着别人。”


“你和他交往了多久?”


“她。”Nigel笑道,“Joan。我没能和她交往。她在伴侣去世以后便回了法国。她离开之前我吻过她一次,从那以后我们再也没有见过面。”


不知道是不是自己的错觉,Nigel觉得Trevor往旁边挪了一点点,不过也许他只是觉得诧异而下意识地挺直了身体而已。


“你是双性恋?”


“我不是。但是我对她是有爱的——或者其他什么说不清道不明的感情,你来定义一个。总之我至今还会梦到她。”Nigel说,“后来我还短暂地有过一个女朋友。”


“我以为你不是那种……”


“我当然不是隐瞒性向和女人结婚,同时还去找男人鬼混的那种人。她知道我的性向,我对她十分坦诚。我们彼此相爱,这一点我是确定的。不过,哎,这段关系最终也还是没有结果。想想也是没办法的事情。”


Trevor笑着摇摇头:“你真是个有趣的人。”


“我知道我是个怪人。”Nigel挠了挠头。


“那不要紧,Nigel,这样的你很好。”Trevor说着,又一次吻了他的唇。




回忆之间Nigel已经过了马路,绿灯在他背后亮了起来,车流重新开始涌动,在薄薄的雾气当中,他看到自己和Bruce的房子二楼的窗口已经没了对方的身影。他摊了摊手,把行李箱交到另一只手里,大步向公交车站的方向走去。


等车的时候他从一个花童手里买了几朵花,还把找零的几个便士都给了那孩子。这样的浪漫不合时宜,尤其是他的爱情前途未卜的时候。但是他在Trevor那里说过的做过的不合时宜的东西不少了,不差今天这一次。


上了公交车以后Nigel坐了一个靠窗的座位,他仍旧望向自己的房子,就像是着了魔似的,他又一次看到了Bruce的身影,这次是在院子里。Bruce应该不知道他在这辆车上,挺着微微发福的肚子,看向另一个方向,在冲什么人招手。Bruce交往过的和正在交往的男人遍布伦敦,随便走在街上就能撞见一个,大部分Nigel都不认识,Bruce也不肯把他介绍给他们。Nigel一度觉得Bruce不希望对方知道他有一个固定的陪伴者——他们之间的关系实在找不到更好的词来定义,不过现在想起来,他觉得Bruce好像更多的是不希望自己有可能与更多的人有所接触。那个男人死死地把他拴在身边,哪怕他们已经早已不再是恋人的关系,但是除了爱情,其他的一切都把他们固定在一起,动弹不得。


车辆启动的时候,Bruce转向了他,隔着灰蒙蒙的车窗他看到Bruce在对自己招手。Nigel那时候有一种想要冲下车的冲动,不过也只是想想而已。他抱紧了那行李箱,把头贴在冰冷的皮面上。冬季的雾慢慢在渐行渐远的车辆和篱笆之间变得厚重,直到他什么都看不见为止。


他终于松了口气。


“我永远都不可能离开Bruce。”在Paros岛度假——Nigel更喜欢称之为蜜月,虽然只有两个星期——的时候,有一次他对Trevor说过这样的话,而且说了就有些后悔了。Trevor盯着他看了一会,然后摇摇头。他当时想要道歉,可是觉得于事无补,紧接着一股理直气壮便生发出来,觉得自己不过是说了实话而已,不需要道歉。


“我没有期待你这么做。”


Nigel对这样的话毫无防备。最后他只好握了握Trevor的手,拉着他一起向涌动的海浪走去。在浪涛的声音里其他的很多东西都被冲刷得模糊了下去,包括那些怪念头。他们没有游泳,而是并肩坐在沙滩上,任凭浪把细细的白沙子拍进游泳短裤里面。


“你过去有没有尝试过离开?”


“有。但是他需要我,我不能丢下他一个人。”


“诚实点吧,你也需要他。”


Nigel变得警惕起来:“不,老天,不是这样的!”


昨天刚刚经历过一次吵架——好吧,吵架有些言重了,但至少是一次不愉快的对话——的Nigel实在不想再给这个美好的假期增添什么新的负担了。他不顾沙滩上还有零星的其他游客,伸开双臂抱紧了Trevor。


“别紧张,我没有别的意思。”Trevor安慰他。


现在想起来,他想自己终于明白了Trevor的意思,他其实一直都明白。


====tbc====

评论

热度(14)

  1. GoodoldhumpySolitueon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