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odoldhumpy

(Jim / Humphrey) 二十粉點梗文 - Coincidence

街角的野良貓:

@梵羽yoyo 




嗯,算是以Hacker視角來定義的『莫名其妙的就被發現是一對』


小天使決定要去配一副墨鏡


媽媽我們的首相就是個吃貨














「Bernard,去請Humphrey過來開會。」


「是,首相。」


—又來了。


掛斷室內分機的私人秘書心想。


自從半年前Hacker與結縭二十五年的妻子Annie離婚以後—據說是因為女方再也受不了住在唐寧街十號裡活像是上演真人實境秀一般毫無半點隱私可言的生活—他們這位徹底沒了最後一絲顧慮的首相幾乎是立刻就將自己的全副精力投入到政務裡,成為了一個名符其實、徹頭徹尾的工作狂。


而在大約三個月前的某一天開始,Hacker本人發展出了個Bernard起初摸不準背後動機的習慣:喊他的內閣秘書Sir Humphrey Appleby過來開會。


對外名義雖說是開會,可作為旁觀者的Bernard知道兩人實際上的對話次數根本少得可憐,幾乎就沒什麼真的需要用到他這個私人秘書的時候,導致他大部分時間都只能坐在會議桌旁的固定位置上發呆。


Bernard不確定自己是否該將這種情況列入唐寧街十號的常態之中(就他看來Hacker此舉實在頗有意圖掌控內閣秘書行蹤之嫌),但由於另一個當事人每次被喊過來以後表情看上去倒沒有什麼明顯不情願的模樣,因此他也只能將疑惑暫時放在心底,老老實實地繼續自己私人秘書該做的職務。


直到今天。



「這打的是什麼字啊…」


聞言,Bernard立即就從放空的狀態中回過神來。待他正要向Humphrey開口解釋最近打字機的噴墨裝置出了點問題之際,意外看見了剛才小聲抱怨的上司輕輕碰了碰身旁正凝神讀著某份文件的首相手臂。


「嗯?」對方哼出一聲鼻音。


「眼鏡。」


「我還沒看完。」


目光不離文件字句的Hacker回答,然而下一秒他就感覺鼻樑上一輕—


Humpy!」


內閣秘書在回了對方一個哼聲後,直接戴上了那副被自己摸走的眼鏡,接著他一手按著鏡框邊角防止它滑落鼻翼,另一手拿起鋼筆開始補上面前那份由於打字機墨水缺漏而導致難以辨識幾處關鍵詞彙的文件摘要。


就在私人秘書以為Hacker會因此而感到不悅的時候,對方卻出乎他意料的淡淡嘆了口氣,語調十分無奈的道,「早叫你找時間也去配一副,你就是不聽。」


「打字機出問題可不是我的錯,首相。」Humphrey鏡片後的目光隨著鋼筆字跡一行行往下移動,「我建議您還倒不如趁這段空檔想想晚餐菜單。」


「那好,我要吃你做的牛肉腰子派。」


Bernard發誓他親眼看見內閣秘書的鋼筆筆尖出現了那麼一瞬間的停頓。


「…您在開玩笑。」


「不,我沒有。」


「可這個時間點您要我上哪去給您買牛肉?」


「是你叫我想晚上吃什麼的。」


「那是因為我沒預料到您竟會如此的異想天開—我是說出人意表。」


「我猜你這是打算今晚不給我做飯的意思了?」


這回輪到Humphrey嘆氣了,「巧婦難為無米之炊(You can't make something out of nothing),首相—我是您的內閣秘書,不是能無中生有的巫師Merlin。」


Hacker神情頓時變得有些悶悶不樂,「你是真打算晚上不給我做飯了。」


「昨晚睡前我才告訴過您我答應了院長今晚回貝利學院赴宴的,首相。」


「好像是有這麼一回事…等等,他幹嘛老是叫你回去吃飯?」


「您不也經常應邀和您在LSE的昔日同窗用餐嗎?」


「那是兩碼事,別給我岔開話題。」


「恕我直言,我恐怕那是同一件事。」


語畢,內閣秘書蓋上鋼筆筆蓋,從頭到尾仔細將手上的文件摘要看了一遍。等他確定沒有任何字句缺漏以後,私人秘書就看到上司接著側過身將摘掉的眼鏡掛回到它原來的主人鼻樑上頭。


後者依舊悶悶不樂,灰褐色雙眼更是直盯著Humphrey,眼底清楚明白的寫著「我不高興(I am not happy)」四個大字,態度擺明了對方不解決他今晚的吃飯問題他就不打算放行,看得旁觀的Bernard都不禁暗自為內閣秘書擔憂起來—儘管實際上他還沒弄清楚這整件事情到底是怎麼發生的。


「首相。」


Hacker挑眉表示自己在聽,目光依舊不離對方面容。


「事實上,在您讓Bernard叫我過來之前,我正在廚房給您準備雞肉餡餅。」


Humphrey注意到對方微微發亮的眼睛,唇畔一抹笑意轉瞬即逝,臉上卻仍是一本正經的神色,並轉頭看了眼壁爐架上的時鐘,「倘若您同意我現在就此結束會議的建議的話,我有信心保證在三十分鐘後您就能享用到一頓令您滿意的晚餐—不知您意下如何?」


內閣秘書話音剛落,現任首相一掃先前所有的鬱悶情緒,雙眼更由於對接下來半小時後的晚餐充滿期待而閃閃發光,開心雀躍全寫在臉上了。


「既然這樣那就動作快點啊,Humpy!你怎麼還坐著呢?」


Hacker隨手闔上才看到一半的文件草案(私人秘書看見他順道將內閣秘書面前那份也一起闔上了),然後握住Humphrey的手腕把人從位子上拉了起來,一把攬住對方的腰興沖沖地就往側門方向走,一邊走嘴裡還不忘一邊繼續提出要求。


「甜點我想吃伊頓麥斯(注)。」


「冰箱裡沒有草莓了,首相。用藍莓代替好嗎?」


「你想用葡萄我都沒意見…反正只要是你做的什麼都好吃。」


在兩人的身影消失在門後以前,Bernard聽見內閣秘書語帶笑意的如此回應道—


「Yes, my Prime Minister.」


 


已經完全被兩位上司忘記的私人秘書默默地在原位上又坐了好一會,然後才伸手拿起室內分機。


「通知下去,下班了。」


說完,Bernard假裝沒聽見話筒另一頭傳來的歡呼聲,很是惆悵的掛上電話。


…他想自己恐怕是得花上好些時間才能適應兩位上司之間如今這般的親密關係了。



幾天後的午休時間,人在會議室裡的Hacker神情厭厭地來回翻動著面前的文件紙張,明眼人都看得出來他心情不好。


「您怎麼了,首相?」Bernard小心翼翼地問。


「沒什麼。」對方回答,半晌後卻又狀似不經意的問道,「內閣餐廳有供應你們下午茶嗎?」


「我想應該是有的。」


「這樣啊…。」


見Hacker在聽見自己回應後依然一副提不起勁的模樣,Bernard忽然福至心靈一般敏銳察覺到對方究竟是為了什麼在不高興。


「首相,需要我通知Sir Humphrey請他抽空為您準備司康餅嗎?」


「不用了,他已經夠忙的了,這點小事就—」話說到一半突然意識到不對的男人見鬼似的瞪著他的私人秘書,一臉震驚。


「—上帝啊,你是怎麼知道的?!


Bernard在上司瞪視下乾笑著縮了縮脖子,「呃…大概是,巧合?」


 


 


 


注: 英國著名甜品



评论

热度(25)

  1. Goodoldhumpy街角的野良貓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