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odoldhumpy

拆掉的壁炉

闲人:

复健片段again


谁都不是,肉只有三行,求系统放过= =


——————————————————-


他被顶在墙上,肉体赤裸颤抖。旁边是玻璃窗,窗外雨水滂沱,他的腿是打开的,阴 茎被拿捏,身体里也泥泞不堪,快感和酸疼从两腿间的深处向四面扩展。




这已经是第三天了,他和T耗在家里做爱。起初还在床上,他跪趴着,被缓慢又无尽的操弄。T捏着他的臀股向外,肉体的最后遮掩被打开,全部性交的过程暴露,对方甚至还开了灯。




T是个有着结实肉体份量的男人,他年轻十几岁,他知道对方能够轻易操持自己的身体,这本是不安全的,对一个人缴械,交出肉体,但是这个虚拟认知也让性欲水涨船高,他第一次掌握这个技巧。




这做爱是一次终结。前几天他回了一趟和B一起买的房子,他开门的时候,有一种奇妙的错觉,仿佛自己是个陌生人————B死掉几个月,但是仿佛埋了几十年进去。




死亡让他想起很多生活的细节,冬天他们烧起壁炉,有些日子他们可以心平气和的坐在起居室里看书,温暖顺着大腿根向脊柱里蔓延,他以前生活里全是窘迫的实感,死亡在角落里窥视,相比起来,这种温暖的安全让人缴械,甚至生出依赖。




那天回去吃晚饭,他看着盘子里的土豆发呆。T问他话,他也不知道如何回答。




晚上他自己睡在一间屋里。T并没有来打扰他,也没有安慰他,这是对方的温柔和不容置疑:他必须自己一人面对自己。




他确实无法为任何人断裂自己的生命叙事,哪怕是T也不行,只能等待B死掉————这和B没有关系,他并不爱他————让他讲述这个人都无话可说。这种生命叙事和任何人都没有关系,甚至和房子也没有关系,是虚空里的延续。




与此同时,他也清楚的意识到身体的衰老,包括性欲的减退。他很少再梦到二三十年前那样腥气和羞耻的细节。这倒是减少了无法满足的饥渴冲突,他和他的肉体终于达成了和解。




后来他们就开始了这次三天的性爱,断断续续折腾每一个湿淋淋的器官,他觉得很安静,又自由,又放松,有倦怠,仿佛只要他愿意,随时可以离开,当然他不会离开,但是他知道这次对方离开他也能活下去——他终于自由了。




他之前大半生都跟别人共有叙事,再多的挣扎也只是留有空间,空间狭小,只能容纳自淫自慰,高潮是求生手段,倒是放进去了生死存亡的快乐。而这些东西终于都消失了,从此性爱变成简单的游戏。他看着窗户外的积水,车灯一闪而过,树影斑驳,天空什么都没有。他在一个确确实实的被人操着的境地里,意识到所有宏大的东西都消失殆尽,他失去了绑缚,也失去了壁炉,他甚至不觉得身边有人,快感源自肉体细胞,此刻他只属于他自己。



评论

热度(8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