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odoldhumpy

【是首相】不可能法案 02

郁彼林:

1月10日


新年开始的时候,大家总是毫无精神。我忙于准备七国峰会*,几乎把去年制定的计划丢在了脑后。


但是汉弗莱又提起了这件事,他在今天一早走进内阁专用室,出人意料地转变了他对反性别歧视法的态度。


依照常例,汉弗莱在表述目的前总要扯一些不着边际的东西。于是他先是赞美了今日难得的好天气——阴天在一周的持续雨雪后也勉强算得上是好天气。然后他赞美了我的领带——可是他自己就带了一条制式相同的,当然我总是发现他看上去更加文质彬彬,带着雅痞气。最后,他漫不经心地挑起话头。


“首相,如果客观公正地来说,某个人应当为自己此前形而上的想法向您道歉,但是如...

To Be Loved or to Be Feared (Humphrey/Bernard)09

亚丽:

今天这章一激动又掉书袋了,不过其实就是用了一首诗贯穿了一章,Robert Burns的名诗A Red, Red Rose。这首诗是用方言写的,那种朴实动人的感觉很难翻成中文,我在注释里会尽量把意思表达明白。下章看来就能完结了。略舍不得。


O, my Luve’s like a red, red rose,
       That’s newly sprung in June.
O, my Luve’s like the melodie,
      ...

番外 To Be Loved or to Be Feared(Humphrey/Bernard)

亚丽:

番外昨天就写好发了,结果赶上Lo大bug封了我一回于是就删了,现在危机解除继续重发。本番外为正文结局的后续内容,理论上说可能发生也可能不发生,俗称薛定谔的番外(认真你就输了),也可以说是本文的HE版本结局——如果到这地步还能算是HE的话。


内阁秘书Bernard极少能挤出整时间去医院,但只要有这样的机会,他就一定用于探望Humpnhrey。如此两个月后,一方面老内阁秘书的精神状况逐渐稳定下来,另一方面他获得了院方和病人家属的许可,他基本获得了和直系亲属相同的探视权利。医院并没有强烈的意愿要一直把内阁秘书拒之门外。只要Bernard觉得今天的事务熬夜能处理完毕,他就在下...

[YM&YPM]所謂前妻這種生物

emila.wu:

[AU]設定



古今中外,全世界公認最可怕、最無法戰勝的不是軍神漢尼拔也不是拳王阿里,而是「前妻」。


沒錯,前妻類型百百種,棘手卻是共通的特色。她知道你的一切,你的過去,她知道你的喜好、你的弱點,你對她可能曾經愛過也恨過,


前妻就像是每個男人的阿基里斯腱。


亞歷山大或許可以征服歐亞非三洲,但搞不定前後妻則可以讓他慘死在床上,誠如能在大英帝國裡呼風喚雨的幾個大頭,也同樣畏懼前妻這樣的生物。



[是敵人還是朋友?]


當今首相吉姆哈克的前妻安妮,是一位聰穎而落落大方的女子,就首相的私人秘書...

“十个错觉”梗

菠萝的海:

James Hacker的十个错觉


1.汉皮心理阴暗,所以见不得透明政府


2.汉皮养尊处优,所以见不得节约运动


3.汉皮讨厌我,所以处处跟我作对


4.汉皮会下地狱的


5.我是正牌的牛津大学法学博士


6.六十八万公务员!汉皮这下一定顾不得我了


7.我很高兴让汉皮去度园艺假


8.汉皮到巴特利茨银行做董事了


9.如果圣迪姆那的围墙……汉皮也决不会翻墙来看我


10.我一点也不愿意再和汉皮一起去听歌剧


Humphrey Appleby的十个错觉


1.只有牛津……和剑...